盛武安寧- 第二百五十八章 亭中小聚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風子丑 書名:盛武安寧
    將自己的想法做了詳細的闡述以后,葉安寧就退出了他們商議的地方,剩下的該如何選擇采納,就留給燕沐云和那些將領們去安排決定吧。

    回去的路上,葉安寧卻在拐角的觀景回廊處遇到了等在那里的燕俊麟,看著眼前站著的這位天武太子殿下,她不禁有些感慨。年許之前,這位少年也曾是那宮城中人人仰望的存在,就算在東陵受到脅迫,初見時亦有狂傲嬌縱的一面,可現在眼前的他半低著頭,偶然能望見的眼神中也是滿滿的擔憂,還有小心翼翼,拋開那層身份,他也不過是個十來歲就離開父母,獨自流落在外的少年罷了,自己就算與建成帝結怨頗深,但到底面前的這位少年未曾做過什么錯事。

    守在燕俊麟身旁的暗月還有墨刑,見到她走過來忙過來行禮:“見過王妃!”

    燕俊麟亦是弱弱的起手躬身,小聲道:“見過王……咦?”

    他抬起頭見到葉安寧正托著自己的手,“罷了,這里也就我們幾人,這些繁瑣的禮節能省就省吧。”

    她話說的很是隨意,可燕俊麟并不是個不懂事的,乖順的歇了禮,眼中帶著些許感激。

    “墨刑,之前的傷可好些了?”

    “謝王妃記掛,屬下的傷已經不礙了。”想起那日自己輕易就敗在了北戎王手上,墨刑就覺得極為不甘。

    “北戎王當年可是有天武第一高手之稱,他成名已久,你才多大,倒不必因此糾結。”葉安寧笑看著他,墨刑跟隨自己也有數年,他的心性自己又怎可能不了解。

    被當面說破了心思,墨刑難得臉上顯露出了尷尬,“是,屬下明白。”

    見他口是心非,葉安寧無奈的笑了笑,方才看向燕俊麟,“你接下來有什么安排?或者說你打算去哪?你父皇若是有安排,我可以讓暗月帶你過去。”

    或許沒想到葉安寧根本沒有留自己的打算,燕俊麟有些驚訝,有些磕磕巴巴道:“我……我也不知道,可是為什么你……你不象……”

    “不象北戎人那般脅迫你?將你囚禁在這里,借著你的身份加以利用?”

    葉安寧的目光有些凌厲看著他,片刻后才不以為然的嗤笑道:“我想要什么,會自己動手去取,沐云亦然。”說完心中暗補一句,你以為誰都如你父皇這般啊。

    “好了,在這府中并沒有人禁錮你的自由,只要你安分守己,也并不會有人刻意為難你,你若想不到要去的地方暫時待在這里也可以,改天想到了可隨時讓暗月和我說一下。”

    說了一早上的話,她也覺得精神有些疲乏,讓暗月繼續帶著燕俊麟,自己則是揮退了墜在不遠處的婢女,獨自一人邁著閑散的步子離去。

    “墨刑,快跟著。”暗月打了個手勢,墨刑點頭不遠不近的吊在后頭。

    春日風光正好,他們暫居的府邸原本是宰相府,格局景致都還不錯,葉安寧隨意的逛著,只覺得這一早上思慮過多后的焦躁之感逐漸褪去,坐靠在花圃中的置放的秋千架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晃蕩著直到睡意緩緩襲來。

    待到醒來之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葉安寧睜開眼睛便瞧見正笑看著自己的燕沐云,原來不知何時他已經尋了過來,且自己現在正頭枕在他的腿上。

    葉安寧舒適的伸了個懶腰,聲音有些綿柔慵懶:“唔……什么時辰了?”

    “快戌時了。”

    “額……睡了這么久啊,你什么時候來的?怎么也不叫醒我呢?”

    “來了一個多時辰,見你睡的香甜。”

    “所以……所以你就趁我睡著了偷看?……”

    葉安寧有些頑皮的笑道,見他依舊笑而不語,索性直接拽住燕沐云領子往下一拉,而后伸出另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輕啄了一下。

    “看在你長得這么好看的份上,我就不計較你偷看我的事兒了。”有些惡劣的揉著燕沐云的臉,她笑的瞇起眼睛。

    燕沐云有些無奈又寵溺的抓住她作亂的手,另一只手輕勾起她精致小巧的下巴,落下輕柔的一吻。

    “咳……咳……我來的是不是不湊巧啊。”

    突如其來的聲響讓葉安寧整個人驚起,剎時臉紅到了耳朵尖,雖與燕沐云夫妻多年,可這般親密還是第一次被人給撞見,不由紅了臉。

    燕沐云則是面帶煞氣的瞪著突然出現的東方肅,這個煞風景壞好事的家伙,此刻他真想一腳將其踢飛了出去。

    東方肅被盯的發毛,對著另一處吼道:“莫擎你這臭小子還不出來,打算讓老子一人倒霉么?”

    怎么還有人么?葉安寧直接捂眼。而被強行拆穿的莫擎,黑著臉從一棵樹上飛落下來,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燕沐云看著兩人,一副若不給出合理解釋,就準備動手將他們扔出去的樣子。

    東方肅忙提起自己手中掛著的酒,“其實我們過來是想給你兩接風洗塵,不是前些日子王妃一直病著么,那酒菜都在后頭的亭子備好了,你看這可是我珍藏的廣寒露,自己都沒舍得喝呢。”

    莫擎也忙點頭應和,“對,對,對,其實我們什么也沒看見,就剛才那個角度,也就剛好……”

    “莫擎,你給我閉嘴。”東方肅狠狠瞪著他,隨后直接過去拉著燕沐云,笑道:“走走走,等下菜都涼了。”

    月色如水,湖心亭中四人相對而坐,推杯換盞聊的很是愉快。

    “今天難得這般坐下來暢聊,接下來又不知等到哪天了。”東方肅難得感慨。

    “總有機會的,待一切平定,往后多的是時間。”

    “東方,琬琰姐現在可好?”葉安寧突來的問題,差點嗆著東方肅。不過她并未覺得有什么不妥,那日東方心急火燎的跟著自己跑到京都城,不就是為了原琬琰么。

    “咳……她現在在西北,有謝青清陪著,應該不錯吧。”

    “誒?”東方肅的話里明顯有些一些失落,“你既心悅她,為何不干脆將她留在身邊照顧?”

    “噗……”葉安寧這大膽的話驚得東方肅都噴了酒,這個臉皮速來厚如城墻的人,竟然神情有些些許窘迫。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