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染錯命雙子- 第九十一章 發現逃走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李悅冉 書名:情染錯命雙子
    “你說秦趙氏不見了?”聽到匆忙進來的劉傳治這樣的稟告,承德帝登時提高了嗓門。

    “是...是的皇上”

    兩人都清楚這個秦趙氏對于他們的重要性,所以承德帝的反應也在劉傳治預料之中。

    “你...”

    咣當啷當……

    因為怒氣,承德帝順手抄起了案桌上的白底青金色香爐,朝著劉傳治砸了過去,幸而被其敏捷躲過。

    “你是干什么吃的,那個女人對朕來說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嗎?”

    “皇上……”劉傳治滿臉的無奈和委屈。

    他們上次把秦趙氏禁在了宮里之后,平時只派人負責她的飲食起居,防衛方面并未過多增派人手,并非是粗心大意,只是秦趙氏住的那個小苑周圍,因是在太后和皇后的宮苑附近,那里本就戒備森嚴侍衛眾多,加上皇宮高墻的四周也有等距離的侍衛站崗,況且秦趙氏也只是個手無寸鐵的婦人,可誰想到,就這么一個半老的婦人,竟然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不見了,這如何能不引起他和承德帝的驚慌,重要的是,這可不是個一般的人質,這個人要是沒有了,那危險就立馬會與他們靠近。

    “還楞著干什么,還不趕快派人在宮里搜”

    恨恨的看著堂下的人,承德帝胸口的地方不斷起伏。

    當前,他對趙楚元跟秦林兩個人很明顯已經失去了控制力,即便還有王季和陳旭仁兩部大軍,可趙楚元跟秦林的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所以他的擔憂不得不強烈。

    這段日子,雖然趙氏被他困在眼皮底下,但他依然滿腹憂慮,他總有一種感覺,感覺這次北召可能會有大的風浪了。

    劉傳治從書房離開后,就立馬調集人手去搜尋趙氏的下落,以竹蘭小苑為中心,讓侍衛嚴密搜尋,甚至連太后和皇后和各大妃嬪的內閣除外,她們的外殿也要全部搜尋一遍。

    這自然也包括公主的召華宮。

    ……

    “邵謙哥你來了,來坐這邊”聽到侍衛傳他來了的時候,善織瑤已經坐在那里等他一會兒了,她剛才還在擔心他會不會不來了。

    “下官給公主請安”

    陳紹謙依然是彬彬有禮的樣子,只是臉上還是平淡無波的寧靜,其實他本來是想對她多笑的,只因他之前對善織瑤都是冷若冰霜的樣子,這次若因為有求于她便諂媚的笑臉相迎,那樣他會覺得自己是在賣笑利用,所以,他在聽到她對他的稱呼又變了之后,也未做出任何反應。

    也許她這次幫了他他一時無能力回報,但他不會忘了她的幫助,即便善織瑤也借機提了他不喜歡的條件。

    走上前,善織瑤注意到他穿的一身衣服后,眉眼間堆上了一絲失落。

    “邵謙哥,不是說好了嗎,你怎么不穿我上次給你的那套衣服...”

    陳紹謙知道她說的是皇后壽辰那天她非得讓他穿的那套。

    把來時手里提的包袱在她眼前晃了晃,陳紹謙說道“在這呢,方便讓下官在這兒換一下嗎?”

    “哦哦,當然方便”笑顏又重新爬上善織瑤的眼睛。

    那身衣服,確實能將陳紹謙的身姿容廓穿出更出彩的效果,但就因為如此,陳紹謙才沒有在出家門的時候換上,那樣,他覺得太過招搖,那不符合他的行事性格。

    陳紹謙換好出來的時候,善織瑤的胸腔里又是一陣忍不住的羞怯勃動。

    按她說的姿勢坐定,陳紹謙安靜的給她做了繪畫模像。

    只是沒過多久,陳紹謙就見善織瑤對著自己在畫的紙上觀摩了兩眼之后,就拿起揉成一團拋在一邊。

    半個時辰的時間里,這個動作就被善織瑤反復了三次,而臉上也是換上了幾分焦躁。

    “公主莫急,陳大人相貌如此英俊不凡,就算是畫師來畫,也不一定畫出他的風逸雅姿”見主子急了,善織瑤身邊的宮女忙上來勸道。

    “你無須安慰我,是我平時沒跟著畫師好生磨煉畫功”

    ……

    “公主,劉大人求見,說是宮里逃了個重要的人,現在要來外苑搜查一番”

    善織瑤這邊正在自怨自艾,那邊一個守門的侍衛便前來通報。

    “來本公主宮里搜查?那姓劉的瘋了吧”

    侍衛的通報讓她注意力轉了過來,后開始對著通報的侍衛責問。

    “手下不清楚,只知道劉大人說是奉了皇旨的”

    “奉了皇旨?……奉了皇旨那就讓他進來吧”對于皇旨這兩個字,善織瑤是沒辦法的,平時任性歸任性,但也清楚,若無大事沒人敢來女眷的宮里來搜查。

    ……

    劉傳治后面跟著一群侍衛走了進來,來到善織瑤面前,朝她施了一個禮之后,朝身后的人做了一個開始的手勢。

    善織瑤看著那些侍衛在她召華宮的外殿翻來看去,只默默不語,第一,她知道自己宮里什么人都沒私藏,第二也清楚,就算不交代那些侍衛翻尋的時候也不敢有任何粗暴行為。

    善織瑤朝陳紹謙看了一眼,此時他正安坐不語的瞧著正在搜尋的侍衛,表情平靜目光寡淡,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閑散模樣。

    收回目光,善織瑤又看了一眼站在那看著侍衛忙活的劉傳治,遂按下心思,走到他的身邊。

    “劉大人”

    聽到喊聲,劉傳治這才發現善織瑤不知何時走到了自己旁邊,忙回身問禮“公主殿下”

    “劉大人,本公主好生奇怪,宮里是發生了什么事,竟然連女眷的宮邸都要搜查?”

    “這...”

    劉傳治在心中快速的思索該應付她的話。

    “公主有所不知,之前居于宮中的一個...一個很重要的人現在不知去向,所以皇上命下官來搜尋”

    “皇祖母跟我母后的宮邸也去了嗎?”

    “是的,也去了”

    “那……”

    善織瑤心頭開始疑惑,是多重要的人,竟需要搜尋到這種程度,看來此人身份定不尋常。

    “劉大人,那人是犯了何事,還是偷了宮里的至寶,父皇能讓你這般搜尋,他定也生了很大的氣吧”

    這話問完,善織瑤觀察起他的語態表情。

    “倒沒偷什么至寶,卻是比偷了至寶還嚴重”劉傳治不打算就此事跟女流之輩的公主多說什么,畢竟牽涉到國之大事,所以想要搪塞過去。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