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仙帝- 第1199章 血麒麟徽章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萬鯉魚 書名:重生都市仙帝
    金光消散之后,整個血蛋,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地方,都呈現為金色。

    “這……這……”

    黑袍祭司身體開始顫抖了,就連神秘男子,也是一臉不可思議。

    如此濃郁的血脈之力,如此恐怖的契合程度,這女子被當成先祖的親生女兒,也沒有人懷疑她的身份。甚至,哪怕是先祖的女兒和兒子,也不一定有這么高的契合程度。這簡直如同先祖重生。

    “契合程度,百分之九十三!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黑袍祭司的聲音傳來,他已經盡量讓自己冷靜了,但聽得出來,他的聲音還是因為激動而有些嘶啞。

    “我嗎?我叫蘇芷柔。”

    蘇芷柔小聲開口,有些不敢直視黑袍祭司的眼睛。

    “什么,她不姓拓跋,反而是外姓!這簡直是旁系中的旁系啊!”

    “是啊,按理說這女子的血脈之力應該非常淡薄才對,怎么現實卻恰恰相反呢。”

    四周的人們紛紛發出驚呼,蘇芷柔已經不姓拓跋了,卻能被喚醒如此濃郁的先祖血脈,實在是讓人驚訝。

    “從此以后,你就是拓跋嫡系的人。”黑袍祭司再次開口。

    “啊?我能加入拓跋嫡系嗎?”

    蘇芷柔身體一顫。

    黑袍祭司還沒有說話,那位看不清楚容貌男子忽然開口了:“當然能,并且,你會成為我拓跋宇的義妹。你在拓跋家,擁有僅次于我的地位。”

    聞言,蘇芷柔下意識地詢問道:“那,我的地位高嗎?”

    神秘男子微微一愣,似乎沒想到蘇芷柔會這么問。

    淡淡搖了搖頭,神秘男子聲音霸氣地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你覺得是低還是高?”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是什么地位?”蘇芷柔有些發懵。

    拓跋宇似乎很有耐心,笑著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意思是,除了我之外,哪怕是拓跋嫡系家族的人,對你都得恭恭敬敬。對了,這是血麒麟徽章,你佩戴在身上,這徽章,不僅象征你的身份,關鍵時刻還能救你命,這是一門防御法寶。已經所剩不多了。”

    血麒麟徽章,哪怕是拓跋嫡系也少有人得到。因為見此徽章,如見家主。

    這個神秘男子,就是現任拓跋家嫡系的家主,也是現任監管者,拓跋宇。

    “好。”

    蘇芷柔接過徽章,佩戴在了身上。

    她剛剛佩戴起徽章,拓跋家族的人都朝著她彎腰行禮。

    一旁,蘇磊看見這一幕,興奮得差點從地上跳起來。

    這一刻,他再也不懷疑蘇芷柔不是他親生的了。

    “有意思了!”

    隱匿陣法中,張逸風雖然在領悟陣法,卻也關注著下面的一舉一動。

    蘇芷柔居然被喚醒了百分之九十三的先祖血脈,這絕對是出人預料的一件事情。

    但這對他來說,完全是好事。

    蘇芷柔的身份和地位越高,他才越有可能混入監管者大本營。

    其實,張逸風來到這里后,一直都在頭疼,到底怎么才能接觸到監管者大本營的秘密。畢竟,混入監管者家族,太難了!

    但現在,蘇芷柔的忽然崛起,給了他一絲機會。

    “好了,繼續吧,下一個。”

    黑袍祭司的聲音繼續傳來。

    驗證依舊要進行。

    十年一次,每個人都有機會。

    可惜,后面的人,再也沒有幾個人被喚醒先祖的血脈。他們的血脈力量都很微弱。

    整整兩天后,所有人都驗證完了。除卻蘇芷柔和拓跋龍外,還有一位拓跋旁系的族人被喚醒了先祖血脈,契合度百分之三十八。只比拓跋龍要弱一些。

    這比例,簡直太低了。要知道來參加祭祖儀式的旁系弟子,差不多十萬人,卻只有三人被喚醒了先祖血脈。

    這三人所在的家族,都將上升一個地位。雖然這些旁系依舊無法使用血麒麟為族徽,但至少他們的家族里,有能使用血麒麟為族徽的族人!

    這就是所謂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驗血結束,拓跋宇這才收起了陣法,陣法一收,石碑開始下降,隨后重新隱沒于地下。

    同時,吸靈陣法也停止運轉,天邊再也沒有靈氣形成的彩帶飄來。

    祭祖儀式,到此結束。

    旁系族人,手持祭祖請帖,率領著族人,一步步離開草原。

    張逸風趁亂撤去隱匿陣法,忽然出現在人群中,一步步跟隨著這些人離開。

    很快,祭祖之地只剩下拓跋嫡系。

    此時,拓跋宇轉過身,朝著新加入拓跋嫡系的三人道:“你們現在可以回去,同族人和親人做最后的告別吧。七天后,我會派人去接你們。”

    “是。”

    三人拱了拱手,這才先后邁開腳步,轉身離去。

    “芷柔,你怎么不走?”

    拓跋龍走了兩步,忽然發現蘇芷柔并未有動作,依舊站在祭臺之上。

    蘇芷柔淡淡道:“你先走,在營地等一下我,我有事情要問大人。”

    “有問題要問?”拓跋龍微微皺起了眉頭,不知道在想什么,隨后他點了點頭,率先離開了。

    拓跋龍剛剛離開,拓跋宇的聲音傳來道:“不要叫我大人,我是你義兄,你是我義妹。你可以叫宇大哥。說吧,想問我什么?”

    “宇大哥,今后我們就生活在你那里了嗎?”

    “差不多。但你們也可以回家探親。”

    “那宇大哥,我來你那里的時候,可以帶貼身丫鬟和侍衛嗎?不然的話,我感覺不適應……”

    拓跋宇淡淡道:“你想帶,就可以。但雖然你是我的義妹,卻也要按照規矩來辦事。”

    蘇芷柔疑惑地問道:“什么規矩?”

    “我拓跋嫡系的下人,仆人,都只能用三年。這三年,他們必須永遠留在族內,不得外出。三年后,格殺勿論。”

    蘇芷柔驚愕得說不出話來,好一會才道:“這……宇大哥,為什么要殺?”

    拓跋宇淡淡道:“怕他們泄露一些秘密。”

    “宇大哥,都要殺嗎?這些人我都信得過的。能不殺嗎?”蘇芷柔皺起了眉頭。沒想到拓跋嫡系這么殘忍。

    “也可以不殺。”拓跋宇再次開口。

    “真的?”蘇芷柔眼神一亮。

    “真的。但,得給他們服用毒藥,每個月按時給解藥,以防萬一。”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