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家的小嬌娘-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沒法兒同情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布偶 書名:首輔家的小嬌娘
    “也是沒想到,戚語還能有如此魄力,算是自毀前程也要還沈姑娘一個清白,這樣的人,算是被戚家給糟蹋了。”

    “誰說不是呢,我若是沈姑娘,怕是會在心里感動,能有人為了自己做到這個份上可不容易。”

    “還感動?

    你沒聽說戚家人是怎么對沈姑娘的?

    那可是沈家的嫡長女,戚家也太不講究了,也虧得沈姑娘性子軟和,不然哪里還能等到現在?”

    “聽說還懷了孩子都給弄沒了,實在是可憐,也不怪沈家鐵了心要和離,沈姑娘往后,可怎么辦喲。”

    沈家和戚家的事情,在京城成了新的談資,沈小玉一下子成了所有人同情的對象,也沒人再用鄙夷的口氣揣度什么,人家已經夠可憐的,再拿名聲什么的說事兒,也太沒人性了。

    與之相反的是戚家,一下子跌入谷底,不過戚語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也不好再落井下石。

    蘇如卿找到戚語的時候,眉頭皺得緊緊的,“你當真決定了?

    你寒窗苦讀十幾載,真的就不在乎了?”

    戚語瞧著又比從前更消瘦了一些,整個人也不復從前的精神氣,眼睛里光芒暗淡。

    “讀圣賢書,我是想要做一番事業,可在此之前,我不能令我自己都對自己生出厭惡來,師兄,我也怪不得旁人,這大概就是我的命。”

    蘇如卿想要安慰他,卻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那是戚語的家人,再不好,他也無法做出不孝的事情來,所以他只能自我懲罰,只能自己忍著。

    “沈姑娘,也并非睚眥必報的人,你只要把事情說明白了,還她一個公道,也未必就要連京城都待不下去。”

    戚語緩緩地搖了搖頭:“不,那樣不夠,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唯有這樣,我心里才能稍稍有贖罪的感覺。”

    若是不離開京城,他都能想得到他的母親,他的妹妹定然還會做出別的事情來,他不能再讓沈小玉遭受到任何一點傷害,戚語能想到的,就是遠遠離開。

    就當,是他無能的代價。

    蘇如卿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他心里雖然覺得可惜,但他也無法改變戚語的決定,只是為他不值戚語抬起頭,“師兄,沈姑娘回去沈家之后,你知道你的夫人時常會去看她,我心里很是感激,我知道我現在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可若是往后有機會,懇請你們能多照顧一點沈姑娘,她若不是遇上了我,也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我對不住她”“這些話,你應該當面跟她說才是。”

    “我不敢,我根本不敢見她。”

    戚語苦笑,從小玉離開沈家之后,他就再也沒見過她,戚語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表情去面對她,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小玉該多恨他啊。

    “好在我很快就會離開京城,戚家的名字在京城里消失,慢慢地她應該就會淡忘了吧,若是她能過得好,我愿意用我的一切來補償。”

    蘇如卿因為戚語的事情,情緒也變得有些低落,小秋察覺之后,悄悄過來給他捏肩。

    “夫君愁眉不展,是因為朝中的事情,還是因為別的?”

    蘇如卿輕輕閉上眼睛,也不瞞著小秋:“因為戚語,他很快就要離開京城,讓我幫忙找一找有沒有愿意買他宅子的人。”

    “這事兒我也聽說了,如今我出門,來找我打聽此事的人絡繹不絕。”

    小秋捏的很勤快,她知道蘇如卿的體格,自己的力氣對他來說過于輕柔了,因此很是賣力。

    “他這么做也是沒辦法,對于沈姑娘,他只有滿心的愧疚,不知該如何償還,先生曾經夸贊過他品行正直,往后定能為朝廷來到一陣新風,如今怕是不能了。”

    蘇如卿為戚語惋惜,小秋的動作漸漸慢下來。

    作為小玉的摯友,她對戚家是一丁點兒好感都沒有,她也不覺得小玉有那樣的下場,戚語一點責任都不需要負。

    那些確實是他的家人,可小玉從沈家嫁到了戚家,離開養育自己的娘家,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她能指望的只有戚語一個人,可他卻毫無察覺地讓小玉遭此劫難。

    小秋沒法兒同情。

    但蘇如卿說的,也不無道理,戚語可能不是個好的夫君,但也許他會是個好的人才,也許他可以為眾多的百姓帶來福利。

    蘇如卿抬手握住小秋停住的手,將她輕輕拉到面前。

    “你也不必多想,該說的我已經多說了,這終究是他自己做出的決定,旁人再著急也無濟于事,等戚家的屋宅處理妥當了,他們就會離開京城,到那時你還要多去陪陪沈姑娘,和離這種事,女子實在不容易走出來。”

    “這是戚語讓你跟我說的?”

    蘇如卿淺笑起來,目光澄清動人,“娘子英明,什么都瞞不過你,他讓我謝謝你,能在沈姑娘最難的時候仍舊陪在她身邊。”

    “我又不是為了他,我與小玉親近跟別人可沒關系。”

    “娘子說的都對。”

    蘇如卿輕輕在她額間親了一下,像是獎勵小朋友一樣的寵溺,讓小秋的耳朵紅了起來,這個人,真是做什么樣的舉動都讓人心弦輕顫。

    他怕不是個妖精吧。

    戚老太病了,病得很重的樣子,只能整日躺在床上,連房門都出不了。

    她一個接一個地往家里請大夫,煎藥爐子里的火一直都不滅,藥味飄得滿院子都聞得到。

    戚巧兒因為戚老太要把她嫁給翠華的哥哥,對戚老太心里生出了怨氣,并沒有多往她床前去,倒是翠華,幾乎每日都會來戚家。

    她就如同從前那樣,在戚家很是自如,說那些小丫頭手腳不利索,親自伺候在戚老太的床前,端茶遞藥,樣樣親力親為。

    不過就算這樣,戚老太對她也沒個好臉色。

    翠華將一碗溫熱的藥端過去,戚老太抬手就給打翻了,臉色陰沉沉的。

    “誰讓你進門的?

    我可真是小看了你,三言兩語就說動了巧兒跟戚語做對,你安的是什么心?”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