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苑- 第九十四章:進士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梁啋可 書名:淑苑
    “昨日沒有和你們在一起,加上是雨天,自然會有些多愁善感,所以才做出這樣的詩,這些天能跟大家在一起,實在是件很開心的事情。“

    王安晏:“我們會一直都在一起的,至少在未來的一年里,我們都還分不開,科舉科舉,科舉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每年這個學堂里只會走幾個人入朝為官而已,大部分人,都還是在這里的。”

    “希望你們以后都能好好的,都考上科舉,都可以入朝為官,實現自己一直的夢想。”

    何歡:“好了,書元兄弟,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不要想那么遠,看看你今日說的話,多像是離別,我最不喜歡聽了。”

    李雪只好在原地尷尬的笑笑,自己的意圖本就是此,大家在后面推推搡搡的說著先生來了,先生來了,都回到教室里面做好,燕吉恩看李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說了句:“呦,來了。”

    李雪點點頭,“你沒來的時候,這里可是趕上了雨天。”燕吉恩看著外面一直陰沉沉的天氣,雨雖說是聽了,天氣還是陰沉。

    “是啊,就是因為太冷了才感染的風寒,先生我們今日學習什么?”她對著先生說,順便翻了翻在桌子上放的書本,使命不能亂立,本來還想在學堂好好的學學東西、練練字,現在看來,把書拿起來都費勁,不能亂立目標,連入門都沒有入,朋友倒是教了一堆,也算是有個小小的收獲,她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來了一趟,什么都沒學會,到現代還是什么都沒用,想起在現代后加班加不完的工作,神情開始落寞了起來,哀怨憂愁的看著書本,燕吉恩看到了她這樣的一幕,“書元,你今日是有什么事情嗎?看上去心情不佳。”

    “我在想我以后的日子該怎么過才好。”李雪抱怨著,“以前活的太累了,現在回去會更難接受。”因為在這里享受的是最高待遇,回去的話落差感實在是太嚴重了,應該得好好的在家里休息幾天才能把落差感消除下去。

    “以后的日子?”燕吉恩不知道她為什么會想那么遙遠,“以后的日子還遠,你就好好的讀書,考科舉,不就什么都有了嗎?”

    “先生,我要是考不上呢?”她替廣大的學子問出了心聲,“要是考不上,又該怎么辦,總不好一直考下去。”

    大家都被說中了心事,開始憂愁自己的以后,是,考不上又該怎么辦,雖然家里不缺錢,只缺一個在朝堂之上的人,但是總不能一直這么無賴的考下去,燕吉恩也有些不知該怎么回答,他年紀輕輕,就已經考完了大部分人大半生要考的事情,自然覺得考試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只要心無雜念,很快就可以考中的,科舉不是只有狀元,在坐的各位,家人也沒有要求說一定要考個狀元及第,只要考上榜,慢慢的來一切都有的。”

    “有很多的名次嗎?”李雪好奇的問,小時候學過范進中舉,好像考了個舉人就瘋了,“先生,我只知有進士舉人,還有狀元,其他的名詞都從未聽說過,不知還有哪些。“

    燕吉恩靠在椅子上,“好吧,其實在座的都是知道的,可能就你一人不知,既然問了,我就答,也好讓每個人都對自己的以后有個盼頭,首先是生員,即秀才,通過院試,也就是童試的可稱為生員或秀才。舉人參加鄉試而被錄取的稱舉人。舉人可授知縣官職。”

    “秀才,一般都是窮秀才,窮秀才的,是不是因為太多了,所以不太有什么含金量。”

    先生搖了搖頭,“其實秀才也是很難考的,很多人讀書一輩子,也沒有考上秀才,有很多人考了一輩子連秀才都沒有考上,在考場哭鬧的人不在少數,基本上我教的學生,再差也要當秀才,不會有名落孫山的人。”

    大家心里放了一口氣,如果是秀才也好,算是對自己的一生有交代了,以后不會讓人說讀了那么多年書,什么結果都沒有。“有些人確實是,年紀都一把了,還考科舉,值得嗎?”李雪又問,“一輩子都是在考試,考不上,什么都沒有,好好的年華就這么沒了,要是他有這樣的毅力,可以做別的事情,也可有所成。”

    “常說;‘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這是部分社會中下層有能力的讀書人進入社會上層,獲得施展才智,升官發財的機會,你說值不值的?要是中了,改變的可不是一人的命運,子孫后代的命運都會統統被改寫,你說值不值的?”燕吉恩回答。

    “這么說的話,那確實,是值得,先生您繼續說,感覺舉人比秀才高了很多級。”

    “解元生員(秀才)參加鄉試,第一名稱解元,第二至五名為經元,其余考中的稱舉人。會元舉人參加會試,第一名稱會元,其余考中的稱貢士。貢士參加會試而被錄取的稱貢士。鼎甲指殿試一甲三名:狀元、榜眼、探花,如一鼎之三足,故稱鼎甲。狀元居鼎甲之首,因而別稱鼎元。進士是科舉考試的最高功名。”貢生參加殿試錄為三甲都叫進士。考中進士,一甲即授官職,其余二甲參加翰林院考試,學習三年再授官職。進士榜用黃紙書寫,故叫黃甲,也稱金榜,我們常說的金榜題名就是中進士。”

    “原來只是中進士,我以為是中狀元才能到金榜,原來進士這么牛,以前覺得和秀才一樣,遍地都是呢。”

    燕吉恩聽著李雪的話連連搖頭,“你在這里,沒有想考出什么成績來嗎?沒有目標可不行,我們書院不招沒有目標的學生。”他的臉忽然嚴肅了起來。李雪第一次看見燕吉恩的臉色嚴肅,周圍的氣氛都凝固了,“有,有,有目標,我就是中個進士就可以了,沒什么特別大的愿望。”

    走都要走了,還考什么試,也不能給燕吉恩留下太壞的印象,她在心里捋了捋:中國古代科舉制度中,通過最后一級中央政府朝廷考試者,成為進士,類似于今天考上大學的人。殿試第一名為狀元,狀元就是類似今天高考的榜首。古代能考上,也是很劃算的,直接可以入朝為官,現代的大學都不值錢了。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