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我的絕色女上司- 第二千七百一十三章 拍賣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風語 書名:宦海沉浮:我的絕色女上司
    f國的花城市一直以來都是一座以藝術文化著稱的城市,同樣也是時尚人士眼中的圣堂之地,其國際時裝周一直引領世界潮流。

    總之這座資本主義國家的代表城市,已經被歐洲人鼓吹為多重概念的起源之地。

    不過這顯然是歐洲人的自以為是,相比中美在現在科技通訊領域的發展,整個歐洲都顯得毫無存在感。歐洲如今更像一個自詡紳士尊貴,卻已經蒼老,即將退出舞臺的遲暮老人。

    但是不可否認,歐洲這個引領近三個世紀的人類文明發展之地,依舊還是有些它雄厚的資本的。

    花城市福羲國際藝術品拍賣集團?,歷史雖然并不悠久,是一家成立于2002年的拍賣集團,不過這家由多家歐洲貴族家族投資的拍賣集團,卻是歐洲最大的拍賣集團。

    值得一提的是,福羲國拍賣集團際的發展也非常迅猛,短短十余年時間就遍及全球,同樣福羲拍賣集團,所拍賣的最多的也是來自中國的文物。

    中國人從九十年代中期開始,就出現了一大批富起來的人,這些富人的財富多的已經不知該如何在國內如使用了,歐美便成了他們消費財富的地方。

    從時尚奢侈品牌到古董文物,中國的富翁們這些年來,成功地在歐美詮釋了“土豪”這兩個字的真諦。高價購買奢侈品牌彰顯自身價值,高價競拍各種古董文物展示內涵修養。

    “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個政策,的確是以一種近乎野蠻的方式,讓一些人迅速積累了龐大財富,可是這些人積累了財富后,卻沒有幾個想到這個政策的后一句,“帶動其他人富起來。”

    中國的大多數企業家以及成功人士,一直都處于一種自以為尊貴的狹隘之中,他們是一種寧愿將錢燒掉,也不肯拿出錢去帶動其他人富起來的人。

    正是這種狹隘思想,讓很多如暴發戶般崛起的土豪們,同樣也如流星般隕落,正所謂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又塌了,思想的狹隘注定了很多中國企業家們的失敗。

    不過對于福羲拍賣集團來說,思想狹隘中國土豪卻是最受他們歡迎的,因為這些中國人永遠都會不惜重金拍的一件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用的古董文物。

    福羲拍賣集團的迅速崛起,是絕對離不開那些中國土豪們支持的。

    凌正道作為柴里斯特邀的貴賓,在上午九點鐘時來到位于花城市東區的福羲拍賣集團拍賣廳。作為貴賓,凌正道更是被安排到特殊的貴賓包廂席位上。

    坐在貴賓包廂舒適的沙發上,凌正道有些無聊地翻看著手中的拍賣彩頁。

    一如既往,這次所拍賣的物品有一大部分是來自中國的古董文物。不得不說,當年八國聯軍在圓明園搶的文物實在是太多,這都拍賣多少年了竟然還有如此之多。

    除了大部分中國的古董文物外,其他的都是一些歐洲的油畫作品,近年來,歐洲的油畫作品也是倍受追捧的,對于很多中國人來說,也是提升所謂內涵品味的一種方式。

    “小影,這些你有喜歡的嗎?”凌正道興趣缺缺地問了身旁的周影一句。

    “沒有什么好的,這次拍賣的東西其實有價值的并不多,當然如果喜歡收藏還是可以拍的,不過我沒有那種閑錢。”

    “這是我老婆說的話嗎?”凌正道不禁笑了起來,周影說沒有閑錢,那還真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

    “當然了,我現在有老公有孩子了,花一分錢都要考慮很久的。”

    凌正道和周影笑談著,拍賣會也隨之開始了。從二樓貴賓包廂里向下看去,其實中國人并不多,當然這些競拍者大多都是經紀代理人而已。

    真正的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一般不會參與競拍,而是直接安排人負責代理競拍,就算參與也會如凌正道這般,坐在貴賓席上看著而已。

    類如電視劇中演得那種,身價多少億的老總,跟在菜市場買菜的大媽一樣,你開一個價我開一個價的,在現實中幾乎是完全沒有的。

    當然除了一些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蕩的土豪,喜歡這種親自開價的感覺。

    凌正道此行的目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得知王子良要來,所以才特意來拍賣會的。

    王子良此時就在凌正道不遠處貴賓包廂,同行的自然是奧納斯家族企業負責人戴琳。相比戴琳小姐的春風滿面,王子良的臉色今天卻有些蒼白,看起來似乎是勞累過度的模樣。

    大洋馬不好騎,尤其是戴琳這樣的大洋馬,一般人還真是消受不起的。

    “王先生,你猜的果然沒有錯,那個凌正道還真來了歐洲,而且人現在就在二號拍賣行。”

    凌正道出現在福羲拍賣行大廳,他的行蹤自然也不是秘密了。不過戴琳的消息顯然還不太靈通,竟然到了這時候才確定凌正道來了歐洲。

    “能為戴琳小姐那是我的榮幸,不知道今天的拍賣品中,你有什么喜歡的東西,權當是我贈送給戴琳小姐的禮物了。”

    “五號拍賣品的那個來自中國皇室的翡翠手鐲,我覺得很不錯。”

    戴琳還是非常有眼光的,她看上的那翡翠手鐲不說文物價值,就是現代出品的也是頗有價值,而那翡翠手鐲的起拍價是一千萬。

    說話間戴琳所說的拍賣品就被開始競拍了,王子良有心討佳人歡心,直接安排人開了一千五百萬的價格,可謂是豪氣十足。

    當然有錢人并不僅僅只有王子良,很快各種叫價也是陸續跟了上來。

    “二千五百萬!”王子良最終硬是將競拍價提高到了一倍以上。

    參加拍賣的人雖然大多數都非常有錢,可是卻沒有傻子,在這種情況下自然不會繼續盲目加價了。

    本來王子良以為那頗有歷史氛圍的翡翠手鐲,已經落入自己手中時,競拍價卻突然被人抬高到了三千萬。

    雖然那翡翠手鐲本身就頗有價值,但是作為古董而言還是欠缺了一些東西的,到了兩千萬其實已經超出了其自身價值。這時候有人竟然出價三千萬,怕是腦袋有些不好使吧。

    “老公,你干什么,那手鐲根本不值三千萬。”周影有些驚訝地看著凌正道,沒錯三千萬這個價格是凌正道開出來的。

    “沒有關系,我們來這拍賣行總應該做點什么的,不然豈不是白來了。而且我和柴里斯有關溝通,我所拍賣的物品資金所得,多的都算在雙方的合作資金中。”

    “原來是這樣,難怪你這么大方。”周影聽到這里不由就明白了過來,凌正道這也算是在捧柴里斯的場,當然凌正道如此做法,并不是捧場那么簡單。

    王子良有些惱火,雖然有人花三千萬拍了那個手鐲,是一種人傻錢多的行為。可是毫無疑問,那人的舉動絕對是駁了自己面子的。

    不過王子良雖然惱火,可是卻并沒有沖動地去跟著繼續加價,在他看來那是一種更傻的行為。說起來王子良這個人還是有些自負的,總是喜歡擺出高人一等的模樣。

    “王先生,出價的人是二號貴賓包廂的人。”很快,屬下就向王子良匯報了這件事。

    二號貴賓包廂不是那個凌正道嗎?王子良聽到這里不由皺眉,他還真有些搞不懂凌正道到底是何意圖。

    “戴琳小姐真的很抱歉,你看除了那件手鐲,你還有其他喜歡的拍賣品嗎?”

    “就下一件的那個佛像好了。”戴琳的臉上露出幾分不情愿。

    “三千萬!”

    還不等王子良加價競拍,原本只有八百萬低價的鎏金佛像,竟直接被加價至三千萬,如此不給人留余地的加價,惹得整個拍賣行都不由驚呼起來。

    誰特么這么傻,一個破鎏金佛像也出價三千萬?王子良忍不住向不遠處分二號貴賓包廂望去。

    沒有錯,這三千萬的高價正是凌正道出的。

    www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