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都市言情 >噬天狂尊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源頭的關鍵人物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噬天狂尊- 第五百三十一章 源頭的關鍵人物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缺腎道人 書名:噬天狂尊
    “這是什么?”云業大驚失色,只感覺那剛剛推出去的軟泥怪物正在逐漸的脫離他的控制。

    唐銘的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容,聲音卻顯得十分平淡:“這是,一種不能在人前使用的能力吧!”

    說著,手印變化一下,其中爆發出來吸力更加的強橫了幾分,隨著時間的推移,那軟泥怪物終于是不受任何控制的朝著唐銘手中的黑色旋渦沖擊而來,并且在轉眼之間被唐銘手中的旋渦吞噬攪碎進去。

    當軟泥怪消失的那一瞬間,云業身上激蕩的靈氣居然在剎那之間就銳減了一半之多,就連前沖的腳步都趔趄了一下,險些摔倒在地上。

    “這,這究竟是什么妖術!”云業瞪大眼睛,看著面前的唐銘,不知道怎么的,剛才星彩兒走了之后,唐銘身上似乎的確有著一種的不一樣的感覺釋放了出來。

    唐銘仍舊是鎮定的微笑,隨后依舊是平靜的說道:“都說了,這不是什么妖術,而是一種不能在別人面前使用的能力而已,就算這你的要論述起來的話,那也絕對不是什么妖術,而是真真正正的藝術!”

    云業冷笑一聲再度癲狂了起來:“哼,裝模作樣,藝術?我現在就讓你看看,究竟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藝術!”

    他死死的盯住唐銘,龐大的身軀就像是獵豹一般微微的彎曲了下來,在心里自言自語著:“冷靜,就算是靈氣攻擊沒有辦法命中這人,那我的肉體也會占據絕對的優勢,只要使用肉體和其對撞,一定能將這小子給打成肉醬!”

    思量之后,云業的雙腿猛的擊打在地面上,跟著飛沖出去,兩只拳頭就像是天空之中的流行一般,一邊的砸斷身邊的千松,一邊沖著唐銘的腦袋呼嘯而來。

    “死!”這一拳之上蘊含的力道哪里是一個天玄境界人類能夠擁有的,當真就像是一頭人形野獸。

    此時此刻,唐銘的眸子之中已經有著淡淡的金光閃爍起來,他一閃身十分輕松的躲過了云業的攻擊,就算是云業在這一拳之上的力量再強,那也終究是天玄七重的速度而已,而醉打乾坤,便是能將高出唐銘一個大境界的攻擊通通的化解掉。

    就好比現在,唐銘直接后退一步,以右腳為中心伸出手指輕輕的點在那云業打過來的巨大手臂之上,隨后左腳接力用力,將唐銘的身體如同陀螺一般旋轉了起來。

    而此時看似輕飄飄的落在云業胳膊上的那根手指仿佛是擁有了無限了力道一樣,帶動著云業的身體向前砸了下去。

    隨著一聲巨大的樹干斷裂聲音,云業龐大的身體狠狠的砸在地上,濺起煙塵的同時,唐銘卻不放過這難得的機會,右手在虛空當中微微的一捏,

    隨后一柄深黑色的侵蝕之雷槍便是出現在了唐銘的手中。

    這一瞬唐銘的眸子如同鷹隼一般銳利,黑雷槍以一個十分刁鉆的角度落在了云業的后頸之上。

    “咔咔咔……”黑雷槍和云業的后頸對撞在一起,當即是發出一陣劇烈的交擊聲音。

    火星四射之間,卻終究沒能給云業造成任何一絲絲的傷害。

    “哈哈哈!”地面上的云業笑的更加的癲狂了起來,剛剛他還在擔心唐銘的攻擊是否真的會給他造成傷害但是現在看來,對方不過就是個靈活的雜耍猴子而已,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給現在的自己造成傷害,而對自己的拳頭只要能打中對方一次,那這小子便是會化為肉泥。

    “小子乖乖的給我變成肉泥吧!”云業怒吼一身,倒在地上的身體突然之間翻騰了一下,隨后龐大的左手手肘沖著唐銘的太陽穴砸了過來。

    手肘之上凝實的靈氣像是個尖銳的峨眉刺一般帶著無可匹敵的速度,瘋狂沖擊向唐銘。

    唐銘此時已經打開了修羅之眼,又怎么會被這么淺顯易懂的攻擊擊中?

    他仍舊是用醉打乾坤的手法,拉扯著云業的手肘砸在地上,跟著有著三道靈光匯聚在唐銘的指尖之上,以一種肉眼無法察覺的速度,迅速的打在了云業的天靈,涌泉,丹劫之處。

    若是再加上之前打入云業體內的一共就是四道侵蝕之雷。

    盡管此時的云業尚且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實際上,四道侵蝕之雷已經在云業的身體當中不斷的擴大開來,就像是一張碩大的蜘蛛網線一樣。只等唐銘都第五道侵蝕之雷打入其體內,完成整個蜘蛛網的組成,便是直接收網,屆時,云業身體之中的所有靈氣都將被唐銘吞噬下去。

    “我都說了,沒用沒用!你的手段對我沒有用!”云業冷哼一聲的,其身上的靈氣突然以一種十分不規則的動向逐漸匯聚在后背之上。

    隨后后背之上的像是刺猬一樣,一道道的尖刺瞬間洞穿而來,將唐銘的身體給斬成了篩子。

    “哈哈哈,得手了,我倒是看看,你這只跳蚤究竟還怎么跳動!”云業狂笑起來,從地面上站起來,刷動自己的背后,將背后已經不動彈的唐銘甩出去。

    但是唐銘的右手卻在這最后的時刻,如同鬼魅一般的探出,隨后十分輕盈的點在與云業的后腦勺之上。

    最后,唐銘的身體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了一邊已經是一片狼藉的千松之上,將千松砸出道道的裂痕!

    “給老子化為塵埃吧!”云業得理不饒人,再度沖擊過來,右手帶動著自己的身體向右極為不均衡的扭動起來,跟著全身的靈氣都凝聚在右

    手上面,他飛快的旋轉了起來,在灰色的靈氣帶動之下就像是一個污泥之中的陀螺一般旋轉的速度極快。

    若是這一巴掌打在了唐銘的身上,只怕會直接將唐銘打成六節。

    “嗯!”就在云業已經將勝利笑容掛在臉上的時候,下一瞬,他卻突然輕輕的哼了一聲,倒退半步,隨后,面前的唐銘的身體顫抖了一下,跟著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更要命的是,剛剛被的其靈氣洞穿了的身上的血洞更是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愈合起來。

    取而代之的是他身上的靈氣,全部都化為天空之中最純凈沒有被煉化的靈一樣,成為了唐銘肉體的養分。

    那樣子,簡直,簡直就像是他已經變成了唐銘的靈氣庫一樣,不管唐銘受到了多么嚴重的傷害都可以從他身上吸收靈氣,直到將他身上的靈氣吸收個干凈,將他吸成一座干尸為止。

    唐銘瞇起眼睛:“我說了,這是藝術,不是什么小把戲,更不是猴戲。”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云業倒退了半步,在看唐銘臉上的那個笑容,就像是在看地獄之中惡魔的微笑一般。

    “你已經變成了我的行走靈氣庫了!接下來你的結局就是卑污吸成干尸!”唐銘冷冷一笑,沖著云業走了一步,一邊又操作者云業身體當中的五道侵蝕之雷電,將其上的靈氣再度吸收掉了一大塊,此后唐銘身上剛剛被洞穿出來的血洞直接痊愈,若是非是身上還留著三坨駭人聽聞的鮮血,當真是好像沒發生過一樣。

    云業揮動著自己肥大的右手。嘴里怒吼著:“別過來,別過來!”

    此時卻發現原本得心應手的右手此卻沉重的像是一座大山一般,根本無法揮動。

    他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右手這才發現自己的右手之上,哪里還有半分的靈氣,就像是一座肉山一樣,憑借現在的他根本無法揮動。

    他終于感受到了恐懼,那種來源于內心最深處的恐懼。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云業嘴唇顫抖著說著話,不斷的倒退,其嘴唇之上已經有著慘白的顏色。

    唐銘的眸子落在云業的身上:“你知道的,我是小師弟必方啊。”

    “不,這不可能,你究竟是誰,我吸收了地煞之氣明明遭到了如此之多反噬,你現在又在吸收我身上的靈氣為何一點反應都沒有,你的身體為何沒有變化,莫非,莫非你是妖魔?”云業說著被后面的石頭絆倒,他的靈氣已經再也沒有辦法支撐這肥大的身體了,就像是一頭浮腫的死豬一樣趴在地上,眼神之中滿是絕望的神色。

    唐銘張了張嘴,眸子之中有著驚

    喜的神色:“哦,你居然知道地煞之氣么,這倒是有意思了,說,你這地煞之氣究竟是從哪里弄來的?”

    “你做夢,妖魔,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的!”云業盡管已經沒有半分反抗的力量,但仍舊是一口一個妖魔的在叫著唐銘。

    唐銘當即是冷哼一聲。隨后遠遠的對著云業伸出自己的右手,五道侵蝕之雷帶著云業身體之中最后的一絲靈氣回到了唐銘的身體當中,取而代之的是云業的陰陽玄丹破碎。

    “既然你不愿意說,便是在這里自生自滅吧,殺你反而臟了我的手,等著野狼的分尸吧!”

    說完唐銘直接一甩手,腳下靈氣化為一條十分精湛的騰龍,在地面之之上騰飛出去,轉眼便是出現在了最后那個兩禪寺想要逃亡的小沙彌面前,隨手一道手刀打在那沙彌的脖頸之上,將其打暈過去,等到最后的時刻,唐銘這才將目光落在平頂之上,想想也就知道了,能夠擁有那東西的人,能夠在兩禪寺擁有此等權勢的人只怕就是三師叔了。

    三師叔……便是源頭的關鍵人物!

    (本章完)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