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美人有點毒- 第三十五章初到莊子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草本萋萋 書名:那個美人有點毒
    最后白暖還是沒有說出那人的名字,但白遺玉還是肯求母親和祖母給白暖一周的時間好好想一下。

    燕止柔允了,但也下令了讓兩人去莊子上好好面壁思過一周,然后在回來。

    風雨樓。

    顧長青站在風雨樓最頂閣的窗戶旁,目光如炬的看著白府角門的處,手中緊緊握著一杯清酒。

    “這段時間你都在那里瞧,你在瞧什么呢?”鳳凌休坐在桌旁慢慢飲了一杯酒后,對顧長青說道。

    這個一向對毒癡不迷已的人,幾時對其它的東西感興趣了呢?

    顧長青不語,而是默默盯著白府角門處。此時角門處的門緩緩打開,顧長青也突然開始緊張了起來,又加了一分力道握著酒杯。

    一路上白遺玉都注意到白暖一直用手護著小腹處,想來她也是愛這個孩子的吧!

    從角門內出來幾個人,顧長青的目光掃視了一遍,很快就將目光停留在了白暖身上。就這般遠遠的看了一眼,顧長青不由的咽了咽口中的酒,頓時覺得自己心跳都在砰砰作響,她還好嗎?

    看著白暖上了馬車,顧長青才緩緩收回了目光,微微調整了一下呼吸。

    他應該去備好聘禮,迎她為妻。想著想著顧長青便轉身放下了酒杯,直奔回家。

    鳳凌休一臉懵的看著顧長青遠去的背影,這家伙不對勁,不過也沒有太放在心上,畢竟這家伙一直都有點怪。

    馬車緩緩而行,白遺玉看著一旁默默低頭的白暖,不由出聲:“二姐。”

    她緩緩把手伸了過去,放在白暖的手背上:“告訴我他是誰,我幫你好不好。”

    白暖緩緩抬起眼,輕輕嘆了一口氣:“兩個月前,我和白玲瓏去寺廟為父親祈福。回來途中遇到一個渾身青紫的人躺在了路上。”

    “我救下了他,當時其實我就該聽白玲瓏的話,不然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事了。”

    白遺玉輕輕拍了拍白暖的手背,以示安慰。

    白暖又繼續說道:“我將那人帶回寺廟中,請了空大師醫治。看見他醫冶了,我便想自己也該回府了。正想離開時天下起了滂沱大雨,無奈我便留在寺中住宿了一夜。”

    “偏生就是那一夜,他突然闖進了我房間……”白暖講訴當夜之事時,身子都發抖。

    白遺玉抬起手將她摟在懷中,白暖反過身抱住白遺玉痛哭了起來。

    從小父母就待她不好,起初她覺得父母喜歡二弟也是很正常的事。因為弟弟是男孩,而她只一個女孩。

    后來,父母有了三妹,她才發現父母只是對她不喜歡。

    起初她還沒有覺得有什么,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便慢慢明白了。再后來,白府來人接她。

    她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是回到白府后。白暖依舊沒有感受到家庭的溫暖,而是冰冷的指責,尤其是她生母對她的不信任,生生寒透了她的心。

    這個意外而來的孩子,她多么想好好生下他,給他自己的愛。可是那人她得罪不起,白府也得罪不起。

    “他是誰?”白暖將所有經過講來了一遍。

    可是卻沒有提那個人的名字。白遺玉知道白暖知曉那人叫什么,但她卻不愿講。

    馬車內陷入了沉默的狀態,不多時馬車也緩緩駛進了白府的莊子處。

    莊子上的各位掌事早已經將里里外外打掃干凈了,也早早來到外門口等候姑娘們。

    “姑娘們安好。”周曉姑站在馬車前朝白遺玉和白暖行禮道。

    白遺玉點了點頭,牽著白暖的手走了進去:“勞煩姑姑,去廚房燉點有營養的東西送來。’’

    “是,姑娘們請往這里走。”白曉姑在前面為白遺玉和白暖指路。

    莊子外馬車旁,小枝抱著白遺玉的包袱剛想也跟著進去,卻被另一位姑姑攔住去路。

    “姑姑?”小枝懷中抱中沉重的包袱滿臉不解的喊道。

    白曉玲含著笑意接過小枝手中的包袱:“這等活,還是由我們來。”

    說著她身后的丫鬟們兩兩三三開始行動了起來,小枝也帶著笑意回道:“不礙事,這活本也有我的一份。”

    小枝又重新回到馬車上將白遺玉的珍貴書集拿了下來,跟隨著丫鬟們走去的方向而去。

    白曉玲看著小枝如此勤快心中更高興,再過一段時間她兒子回來了就好辦事了。

    “姐姐,姐姐。”在擦拭窗戶的小丫轉頭看見自己身后的小枝開心的喊道。

    小枝看著自已的妹妹也滿臉欣喜,剛剛她幫姑娘收拾好后,姑娘就叫她出來泡點茶。

    沒想到剛泡好茶,拎著出來便看見小丫在不遠處擦拭窗戶邊源。

    “在這里等姐姐,我先去給姑娘送茶水。”小枝對著妹妹說道。

    她好久沒有看見妹妹了。“等一下姐姐給你一個好東西。”

    “嗯嗯。”小丫使勁點頭:“去吧,去吧,莫讓姑娘久等。”

    “乖。”小枝道了一句后,便走了。

    白遺玉和白暖兩人靜靜的坐著,不言語。小枝輕輕走了進來,默默低著頭將茶給兩人奉上。

    “二姐,喝點茶。”白遺玉接過小枝倒了七八分茶水的茶盞,將它遞給白暖。

    白暖接過茶,輕輕飲了一口。

    “下去吧!”白遺玉對小枝說道。

    云蝶走后,本來該由其她更老練的丫鬟接替云蝶的事,但白遺玉卻選擇了小枝,只因這丫頭心思很單純。

    小枝低頭著,沒有動。

    白遺玉看了她一眼:“有什么事嗎?”

    “姑娘,我能去和妹妹玩一會嗎?”小枝有些躊躇的說道,她從來沒有當過姑娘的大丫鬟。

    以前在莊子上和府中廚房干活都是把活干完了,就可以去休息。她也不知道,大丫鬟能不能休息,便開口朝玉姑娘問道。

    “去吧。”白遺玉回道,本來她就不喜身邊有過多丫鬟,所以貼身丫鬟一直都只有一個。以前是云蝶,現在便是小枝。

    小枝得了白遺玉的允許,便開心的出了門。

    白遺玉看著小枝出門的背影,瞬間想到了什么。難怪覺得她如此熟悉,原來她就是啞娘的姐姐。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