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緒拂心繞- 第二十三章 靈域之行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紅緒拂心繞 書名:紅緒拂心繞
    正在無聊獨自吃著齋飯的小無言,見到我逃難似地跑回來,一臉的困惑。

    “小葉姐姐,你不是與云晟師兄打野味么?怎么像是去試煉時被鬼祟嚇跑回來了?”

    “不是鬼祟!”我警告地啐了他一聲,“不要來煩我!”

    “不是鬼祟?那能讓你如此驚慌的,莫非是……冤家!”他一語道破天機。

    “你!”我一時語塞。

    “哈,果真是冤家呀!”他興奮地湊到跟前來,“都說‘冤家宜解不宜結’,你怎么能逃避呢?與我說說,你那個冤家是個什么樣的人?”

    “你,你道號不是叫無言么?為什么我覺得你卻像個話匣子一樣,打開就關不了了!”我不悅地嫌棄道。

    “話匣子?什么是話匣子?是像師父的玄機盒一樣么?”他天真地問道。

    “你師父給你取道號叫‘無言’,肯定是因為你太聒噪吧?”我頭疼地扶額。

    “你怎么知道?”他驚奇地叫道。

    “我……我是想回來靜一靜的!求你別再煩我了,好么?”我無力地嘆道。

    “普通的冤家會讓你想逃,會讓你想靜靜去想事情的人……”

    他居然開始認真推理起來了?!

    “噢,我明白了!”他像找到了真相一樣興奮道,“他一定是你的心上人!”

    這……這家伙!在這個世界打小孩,應該不犯法吧?

    他興致高昂地繼續說著:“哈,你見到你的心上人了?我還一直以為云晟師兄才是你的心上人呢!”

    “葉紅緒,你為何又招惹別人!”

    忽然一個陰沉的聲音從身后傳來,我頓時覺得不寒而栗。

    “咦?你就是小葉姐姐的心上人么?如何一身濕噠噠的,你是因為小葉姐姐不要你而想不開跳湖了嗎?啊,你……你為何綁我?”

    小無言的驚叫聲,讓我只能轉身面對那個“冤家。

    “你干嘛綁他啊!”

    “他太聒噪!”羿穹羨蹙眉道。

    “那也該給他禁言就好了啊!”

    “我不會。”

    “……”

    “葉紅緒,你與我一同回去。”他走上前,懇切地說道。

    “我……我還沒住夠呢。”我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那我與你一道住下。”

    說完,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就直接進了房間。

    我怔愣了一會兒才回過神,趕緊沖進去。卻看到了香艷……額,不,辣眼睛的一幕。

    “羿穹羨,你做什么?”我轉身羞赧道。

    “衣物濕了,換一身。”他理所當然地說道。

    “這里沒有你的衣服!”

    “這是何人的袍服?”他問道。

    我忽然想起來,小無言經常把云晟師兄的衣服扔到我房間。

    “唉,這下可說不清了……”我頭疼地嘀咕道。

    “葉紅緒,你竟敢在此私會別人!你如何對得起我!”羿穹羨切齒道。

    “我沒有……”

    我剛想解釋,就聽到屋外小無言叫道:“云晟師兄,你回來啦!”

    “可有見到紅緒師妹?”

    “有啊,她正和她心上人在屋子里。可能在換衣服……”

    我聽到這里趕緊沖出去,大聲吼道:“小無言,你吃完飯不去畫你的符文,在這里八卦什么?”

    吼完小無言,我再對云晟師兄心虛地說道:“你回來啦?”

    “嗯,我回來了。”云晟師兄依然溫和地笑著。

    羿穹羨穿好衣服后也出來,走到我身邊直接摟住我的肩,揚唇笑道:“抱歉,借你衣物一換。”

    云晟師兄盯著我肩上的手,略微蹙了蹙眉,后又淡然道:“無妨。”

    隨即他又對我笑道:“野味已打回來,今夜與我一道烤肉。”

    “太好了!”我一聽有好吃的,馬上就眉開眼笑了。

    “咳咳!”

    旁邊的人故意咳嗽了兩聲,我側頭對他訕笑道:“要不,你也一起?”

    一頓酒足飯飽后,就開始犯困了。

    自從來到這個書云道觀,我覺得日子實在太安逸了。每天不是和小無言嘴上打炮仗,就是和云晟師兄研習符咒,或者游山玩水;除了吃的方面,比較清淡一些而已。

    像今晚這樣更愜意:一邊吃著燒烤、喝著小酒,還能一邊欣賞滿天星斗,再高歌一曲……哈,完美。

    “真想一直就住在這里好了!豆豆,如果你也在,就更好了……”在閉眼入睡前,我在心里這樣想著。

    隔天,我是被屋外的歌聲吵醒的。

    “心中的希望,都指向你的方向

    從不怕受傷,宇宙穿梭有你在旁

    ……”

    “嗯……唱的好難聽啊!”

    我煩躁的嘟囔著,想把被子拉起來蓋住耳朵繼續睡,卻在腰間摸到了一只手。

    我瞬間所有瞌睡蟲都跑光光了!

    輕輕地轉身,眼前赫然就是羿穹羨酣香的睡顏。如墨畫般的濃眉,細長的睫毛掩蓋了眼里的星辰,挺直的鼻梁下薄唇緊抿,嘴角不似白日里那般經常上揚……

    不知是被外面高亢的歌聲吵醒,還是感受到了我注視的目光,他睫毛動了兩下。我在他眼睛睜開前,趕緊閉眼裝睡。

    開玩笑,這時候醒著面對他,不是太尷尬了嗎!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我是怎么回到屋里休息的,他又為什么不是和小無言他們一起睡,而是躺在我身邊。反正,現在就讓我當個鴕鳥,先把頭埋起來再說。

    然而,也就裝了那么一下下,感覺到溫熱的氣息越來越近時,我立刻抓起被子遮住了嘴巴,急道:“我還沒漱口呢!”

    近在咫尺的俊容立時怔住,他抬手捋了下我的頭發,笑道:“那便起身吧。”

    說完,他便利索地穿上外衣,出去了。我這才輕輕松了口氣,心想,一會兒要怎么出去面對云晟師兄和小無言呢?

    果不其然,整天都要被小無言那小嘴碎給煩死了。還好,云晟師兄好像沒什么異樣。即使是小無言問起,我和羿穹羨是不是真的定親這件事,他也只是看了看我頭上的紅緒絲線幾眼而已。

    雖然很想一直窩在書云觀里,但該面對的還是要出去面對。還得去阻止國師復活熾魔,還得去靈域巫谷找秋若雙和小鬼……

    最頭痛的是要回去面對木昔影。如果她不是訴兒就好了,可偏偏是!現在她能選擇站我們這邊,還算慶幸。所以,再討厭也得去見。

    羿穹羨提起那夜在君雅閣別苑里,他在另一處靈力波動異常的地方,見到了秋若璇的師兄看守木昔影,而且還準備調戲她。于是,他只好出手救下了她,本

    想回頭來找我,卻被木昔影纏住了。人家寬衣解帶打算以身相許,后來羿穹羨才發現了她身上的水妖印記。

    巧合的是,秋若璇的師兄在之前打斗時掉落了金光銅鏡。羿穹羨便心存懷疑地,按照之前熾魔教授的咒語測試了一下,沒想到竟然證實了她的前世就是訴兒。后來,羿穹羨費了不少時間才擺脫了木昔影的糾纏,趕過來找我……

    之后的事情,就不能再繼續討論了。因為云晟師兄在旁邊聽著呢!

    這次,云晟師兄決定和我們同行。他說,事關熾魔,他責無旁貸。于是,我們三人當天下午便回到祁云鎮的客棧。

    現在城里已經不再繼續抓捕我們了,因為羿穹羨亮出了皇帝給的欽差密令,所以那一死一傷就成了查案的借口。

    小十九在見到我之后,都不像從前那樣愛和我吵架了。只是在把小白狐丟給我時,抱怨了句:“這雪狐慣會跑走,亦不知與何人一般。”

    呵,我就當是他也有想我吧。反正傲嬌的小十九,是不會像他師兄一樣厚顏無恥。明明每次都定了3間房,還非要跑我房間來賴我床上。無論晚上怎樣把他趕走,第二天總是會躺在我旁邊。

    ※※※※※※

    曾經做了很多次心理建設,可是在面對木昔影時,我還是沒辦法對她裝作無動于衷。

    尤其是她施展白蓮花的高級演技時!

    “羨哥哥,影兒如今已無清白可言,你若棄我于不顧,讓我今后有何面目再存于世上?”

    她的眼淚好像一決堤就停不下來似的,真不知道這功夫是與生俱來,還是后天錘煉的。

    不過,這次羿穹羨總算快刀斬亂麻了。他直接跟木昔影鄭重說道:“影兒,你我都明白當夜情況如何。我也早與你言明,我與緒兒已定親,我許她一生唯有一妻,此誓約今生永不更改。”

    她聽了便傷心欲絕得暈了過去。當發現接住她的人是我時,又立刻嚇醒了。

    “木昔影,既然你決定要選擇站我們這邊,就盡量不要再亂折騰。”我壞笑著警告道,“你知道我可是會邪術的哦,若再招惹我,就是你羨哥哥也救不了你!”

    “葉紅緒,你那夜曾與我哥哥共處一室,也早已失了清白。你可曾讓羨哥哥知曉!”木昔影挑釁道。

    “哈,共處一室就算失了清白?那我還和小十九共處一室過呢,我也和云晟師兄共處一室過。難道要他們個個都為我負責?”我無語地嗤笑道。他們這古代的人,動不動就拿封建主義這套來壓迫人。

    “葉紅緒,我何時與你共處一室?”小十九看羿穹羨陰沉下來的臉,趕緊叫屈道,“你不曾說,我尚是孩童么!”

    “……”

    這時候承認自己是小屁孩了?

    “你……你不知羞恥!”木昔影氣惱道。

    我無力地白了她一眼:“我說你這種白蓮花最討厭的地方,就是嘴里罵著別人無恥,結果自己脫衣服倒脫得比別人都快!”

    “你!哥哥……”

    最后,木昔影戰敗,哭著跑去找還躺在床上養傷的哥哥了。

    哼,小樣!都沒人家小無言厲害,還敢和我打嘴炮!

    “葉紅緒,你適才說都與何人共處一室?”羿穹羨挑眉質問道。

    “糟糕,挖坑挖到自己腳下了!”

    我心里哀嚎一聲,隨后就被人直接拎走了。

    當金光銅鏡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它和小撫兩個的身上都閃現出了藍光,似乎是在互相感應一樣。

    小撫說,金光銅鏡雖然只有微弱的靈識,但卻能追溯任何一魂魄的所有過往。這金光銅鏡在道虞院長手里的時間雖然不短,可卻從來沒人知道,它竟然是遠古神器。只知道它有靈力,能辯邪祟,能檢測一個人的資質和靈力,可是卻不知道它竟然還能追溯魂魄的所有前世過往。

    小十九知道這個金光銅鏡的厲害功能后,一直吵著要試一試看自己的前世是什么樣的。

    羿穹羨拗不過他,只好勉為其難地答應他。

    他念動一遍熾魔所教的遠古咒語,小十九站在銅鏡前,他前世的一些過往片段就一一出現了。那景象,就像是看一個演員的所以作品回放一樣,讓人驚嘆不已。

    我以為,每一個魂魄每一世的模樣會不一樣,原來竟然是差不多。所以我有一些疑惑,熾魔在上一世為什么會認定子衿師姐是訴兒?還有,他曾經也見過木昔影,為什么他當時卻沒有認出她就是訴兒。這實在有些匪夷所思!難不成他是被封印太久,忘記了訴兒的模樣?

    “羿師兄,葉紅緒,你們為何不試一試?”小十九看過自己的前世后,興奮勁還沒過去。

    “你當所有人都愿意去看自己的前世啊?萬一是看到不好的過往,那不得多糟心!”我撇嘴道。

    其實我心里是有一些心虛的,萬一看到了我在另一個世界的前世,或者看不到我在這個世界的過往,那不就露餡了嗎?

    “師妹言之有理。”云晟師兄贊同道。

    我很高興有人能與我意見一致:“云晟師兄也這么認為是吧?本來嘛,現在和未來才最重要,老抓著過去不放干嘛?像熾魔,太過于癡戀過去,結果最后都入魔了!”

    “葉紅緒,我怎覺得你心里好似有何機密一般?”小十九質疑道。

    “哪有!”我急忙反駁,“不過是前世的事情,看了又不會對今世有什么好處,為何就偏偏那么糾結呢?”

    我瞧著在場所有人的眼神,怎么感覺自己越描越黑呢?

    “哈哈,我想起來還有事,先走了啊!””說完,溜之大吉。

    從羿穹羨知道木昔影是訴兒開始,他就已經通知尹少主,讓他派人過來接木昔影到仙山,準備將她保護起來。一是為了預防國師先下手,二是為了牽制熾魔。

    把木昔影倆兄妹送走后,我們一行人繼續出發前往靈域門。

    ※※※※※※※※

    歷時七天,我們總算趕到了青翡城。

    這青翡城沒有像其他地方那么繁華,看起來特別古樸,或者說落后。當地大多是原著居民,而且十分排外。如果羿穹羨不拿出皇帝的密令,估計連城門都進不了。

    如此封閉保守,一是這里地方偏遠,地勢多以山區為主,外地人不愿到這里居住;二是,這里是靈域門所在的地界。傳說這片地方曾經是邪魔封印地,靈域門世代要肩負守護邪魔封印的使命。因為這項使命是機密,又危險,所以多是當地的同一族人擔任。所以才說,這靈域門不收外來弟子。這青翡城的百姓也一樣,十分排斥外地人;其實,隱藏的目的是在保護封印。當然,這些都是小撫上一世經歷過,才能轉述給我們知道。

    進了城后,從官府那里得知國師已經進入靈域門地界。而我們卻還要向靈域門的族長投遞拜貼,獲準后才能進入,不然就會被當做細作。

    因為背靠朝廷,我們就被安排在了城里最好的別苑里。說是最好的別苑,其實也就是兩個簡單的院子,不過在到處都是木樓或者石屋的青翡城,已經算很難得了。

    到青翡城當日,就開始雨下個不停。據說這里除了冬天比較少雨,其他時候一個月起碼二十天都在下。而且地域的關系,氣溫也比其他地方高。這種潮濕又悶熱的天氣,簡直太難受了!

    最難受的還不是這個,而是聽說巫谷所在的地方,是在一座海島上。也就是說,如果要去巫谷,那就又要坐船。對于我來說,這個是最不幸的消息了!

    因為沒料到這個地方會這么熱,我們攜帶的衣物基本上都穿不著了,只能買當地人的衣物穿。這當地人為了散熱和便于在林中穿梭,所以都穿短袖短褲,女子則是短裙。

    剛一進城時,小十九這個小古板就直唾棄,說太傷風化了。所以,現在要他穿當地人的衣服,嚷嚷了很久就是死活不穿。知道我也要穿之后,立馬就開始批判起來了,說來說去無非就是禮義廉恥那套。我都懶得理他,照穿不誤。

    這地方連個銅鏡都沒有,都是以水缸里的水照面而已。所以我只好跟云晟師兄借了金光銅鏡來當鏡子用。望著金光銅鏡里自己的胸前,才發現的確看起來有些傷風化。

    不知道為什么,原來的我姿色平平的,身材也跟豆芽菜一樣,怎么這一年好像發生了些改變。

    “嗯,我應該再穿大一號,或者另外拿塊布修補一下。”我喃喃自語道。

    這時,這金光銅鏡藍光閃爍了一下。

    “小撫,你這老朋友在跟你打招呼么?”我問道。

    “它只道一句:訴兒!”小撫回道。

    “訴兒?它感應到訴兒了么?”我疑惑道,“難道木昔影也來青翡城了?”

    雖然說,尹少主派人接走了木昔影。可萬一被國師的人劫走了呢?這秋若璇自從祁州一別,可就消失了。不知道她是到靈域門找她師父,還是又被下令去做什么其他壞事去了。

    “我得提醒羿穹羨一下才行!”

    正專心致志地思索著,胸前忽然多了一串彩色的貝殼項鏈。

    我抬頭,就從銅鏡里看到了羿穹羨。

    “這是給我的?”我摩挲著項鏈問道。

    “你可喜歡?”他彎下身子,在我耳邊問道。

    “喜歡。”我被他呼出的氣息撩得有些酥癢,不由得瑟縮了一下。

    自從云晟師兄開始跟我學說白話后,羿穹羨也有樣學樣。其實,他都不知道,他的母親曾經也會說。我也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他,關于尹墨芙以前的那些事。

    他聽到我的回答后,眼神變得有些幽暗。他輕聲說道:“我也喜歡!”

    我被他熾熱的目光盯得不自在地捂住胸口,他卻低頭吻向我光潔的脖頸……

    (額,此處省略幾百個字,還不大懂什么情況算違規。)

    等一切恢復平靜后,我疲憊得睡了過去。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輕輕擦拭我的身體,又在疼痛處上了藥,之后將我擁進懷里。最后,我便陷入了沉沉的夢鄉……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