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坑修仙- 第十七章:召見,測靈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幻魘殤 書名:被坑修仙
    一夜長談,沒有人知道暮光酒館二樓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之前初來乍到的那個毛頭小子卻是在凌晨時分匆匆下了樓,并將一只布袋交給了賬房先生,后者打開掃了一眼,點了點頭道:“承蒙惠顧,歡迎再來。”

    這一幕,廳堂中的余客瞧得仔細,外面的徹夜開張的幾名小商販更是看得真切,想到這暮光酒館的奇異,所有人剛剛抬起的頭又都低了下去,雖不是全然明白,但自己到這來的目的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暫且不說向流風出門如何,一夜長談過后,溫暮軒雖不至身心俱疲之境,但一番籌謀下來卻讓他的腦袋隱隱作痛,可剛剛回到府中,他便看到了兩列相對而站的持刀金甲衛立于院中,一旁還站著他們溫家的老管家,不過這位上了些許年紀的老人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不過溫暮軒倒并不吃驚,原本在坤館戰之前他就想到了會有這么一出,只是他沒想到那位宗國之主竟然如此沉不住氣,昨日自己成為修士的消息才散播出去,今天一早他就到了,看來在生死面前,就連一國之君也會恐懼啊。

    想到此處,溫暮軒頓時心中有了底氣,在金甲衛的注視下一步一步走進廳堂,不過當看到坐在父親對面的那個沒長胡子的小老頭時,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我還當是誰啊,高老頭,你現在出門架子都這么大了,兩隊御前親衛,看來近期發展的可以啊。”

    高興高總管伺候了老國主四十多年,平日里為人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和藹幽默,但是自從十幾年前開始,每次見到自家這個表外甥溫暮軒時,這位出了名的老好人便如同爆竹一般,一點就炸,但說來也怪,這一老一少雖然一見面就沒好氣,可關系卻是越來越好了。

    不過這一次,高興可沒有跟往常一樣回懟溫暮軒,反而嘆了口氣,表情嚴肅的說道:“臭小子,你還在這兒跟我插科打諢,知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么處境啊,那老頭子現在正在全國發了瘋似的找修士,你啊,這次攤上事兒了。”

    一聽這話,溫暮軒大大咧咧的坐在高興身邊,瞥了門外一眼后小聲問道:“高老頭,趁外面的人沒注意,你趕緊告訴我,現在跑還來得及嗎,哎,你有沒有金林城的布防圖啊,趕緊拿出來,讓我看看。”

    “你小子終于聰明了一把,”高興從懷里掏出一張紙來道,“諾,這就是金林城和宮城內的布防圖,你看兩眼,把上面的崗位都記住了,今晚子時,值守的衛兵會準時換崗,你就趁那個時候趕緊跑,躲個三四年,等那老頭子過世了你再回來,順便給我上個墳,報個平安。”

    溫暮軒嚇了一跳,慌不迭的把那張紙塞回了高興手中:“老頭,你來真的啊,不是,他不就想多活兩年嗎,以我對他的了解,忽悠忽悠總是可以蒙過去吧,再不濟,不是還有老三呢嗎,至于把你嚇成這樣嗎?”

    然而,聽到這話,高興的臉色卻更加凝重了,沉吟片刻后,他緩緩地說道:“暮軒,你最近是不是一直都沒有見過三皇子?”

    原本滿臉慵懶的溫暮軒猛然抬頭,雙眼死死盯著高興那滿是皺紋的老臉問道:“老三他,怎么了?”

    “看來,的確是沒人跟你說過啊,”高興嘆了口氣道,“其實,這也是那老頭子急著尋找修士的原因之一,三皇子在兩個月前忽然身染重病,從那之后便臥床不起,最近更是連神志都不清醒了,莫說宮內御醫束手無策,就連老頭子花費重金從各地請來的名醫都...唉……”

    “老三得的到底是什么病,發作起來竟然如此兇猛,當真無藥可醫了嗎?”溫暮軒急聲問道。

    然而在這個問題上,高興卻是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道:“那些個庸醫根本查不出病因,甚至連個所以然都說不出來,只能開些吊命的方子暫時保住三公子,不然,你覺得那向流風還需要等到昨日才會吃苦頭嗎?”

    “砰”

    一聲巨響把坐在一旁陷入沉思中的溫風儒嚇了一跳,抬眼看時卻發現溫暮軒手邊的桌子已然化作了一堆木屑。

    “高老頭,帶我入宮面見老頭子,立刻,馬上!”

    ……

    世人都說金林之美在宮不在城,然而,當馬車駛入宮城之時,溫暮軒卻對這座歷經千年的煌煌宮闕不屑一顧,這次若不是為了朋友,他著實不愿意在踏足這片是非之地。

    不過這次入宮倒是的確比以往要正式了許多,凈水潑街,新磚墊道,兩隊姿態萬千的宮女隨侍左右,持刀金甲衛立于宮道兩側,如同兩排石像一般巍然不動,不過他們每個人的眼神中卻都流露著古怪,心道這小子怎么又來了,這回他又想造什么孽啊。

    駿馬快步,車輪轉動,原本看不見盡頭的宮道上終于出現了一處殿宇,“壽平閣”三個字依舊在匾額上龍飛鳳舞,然而里面那人的心怕是早已變得面目全非了。

    馬車戛然而止,兩名侍女上前小心翼翼的安置好下車的臺階,瞪著一切安排妥當,溫暮軒這才在高興的攙扶下從車上走了下來。不過,當他看到矗立在壽平閣面前的那塊鑲有十條奇異花紋的巨石時,一絲古怪的感覺忽然涌上心頭。

    “高總管,我記得原本沒這東西吧,干什么用的?”

    身為大內總管,按理說高興肯定應該知道這是個什么東西,可小老頭似乎也是兩眼一抹黑,這塊石頭是從哪個犄角旮旯里冒出來的,自己今天出去的時候還沒有這玩意啊。

    不過雖然不知道這是個啥,但他這么多年的大內總管可不是白當的,見巨石周圍站了幾個小太監,頓時咳嗽了兩聲,指著其中一個說道:“你過來,給咱家說道說道這塊石頭到底是個什么東西,為何在這兒堵路啊?”

    “稟高公公,小的們也不知道這是個什么東西,只知道這勞什子叫什么測靈石,剛才國主吩咐讓我們把這個東西從宮門口運到這兒來,說是等溫公子來了,便請他在這上面打一拳,若是石頭上亮起的花紋不到兩條,那就不用進去了,彼此間也可省些功夫。”

    “放肆,溫公子何等身份,你們怎么敢這么跟他說話?”高興的聲音已然冷了幾分,雖然他知道老頭子必定會心中存疑,但卻不想竟能狹隘至此,堂堂一國之君,氣度何在!

    守著巨石的幾個小太監見高興發怒,慌忙跪了下來,不過卻沒有半點退讓的意思,領頭的那個更是哆哆嗦嗦的說道:“高公公,您就繞小的們一命吧,國主說了,若是溫公子不打這一拳直接進去的話,就,就要滅我們九族啊!”

    “你們……”

    高興怒火中燒,正欲發作之時,溫暮軒卻突然伸手攔住了他,隨后上前轟出一拳,塵土飛揚間,巨石上的神秘條紋接連亮起了三條,甚至第四條紋也開始閃爍,不過最后又漸漸歸于平靜。

    “人命關天,我不想跟那老東西計較了,過去種種,等救了老三再行分說。”

    在高興耳邊低語了這么一句話后,溫暮軒隨即喝道:“眼瞎了嗎都,還不前邊引路,再敢磨蹭,剛才那一拳我不介意再送你們一人一次!”

    幾個小太監見對方沒有想跟自己計較的意思,慌不迭的爬了起來,站成兩列,小心伺候著溫暮軒和高興進入壽平閣,此時此刻,任誰不會想到,一場驚心動魄的命運角逐即將在這座宮城乃至整個金林城內打響。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