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零- 第六十一章:局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百歲02 書名:成零
    “若能承蒙殿下信任,定會盡最大能力,將京兆尹一職……”

    “這可不是盡最大能力就可以做好的。”

    秦風放下筆,滿意地看著他的杰作,那上面繪了一只活靈活現的孔雀,氣勢傲然,卻被囚于籠子中。

    “是,是……”

    這是他進來后秦風說的最長的一句話,劉駿心中有些打鼓,這到底是對他滿意?還是不滿意?

    成零長長地打了個哈欠,湊近他耳邊說道:“我再也沒遇到過比這更無聊的事了,能打他一頓玩玩嗎?”

    “隨便。”

    一旁的清荷把搖的像撥浪鼓的頭卡了一下,改為默默點頭。

    “好極了。”

    她松了松指節,一陣規律的敲門聲響起,打斷了她的躍躍欲試。

    “進。”

    書房的門被敞開,一束光照進來,反射著空氣中細微的灰塵。

    劉駿吃了一驚,“父親,您怎么來了?”

    劉萬進的臉色灰白,跪倒在地,“微臣,參見太子殿下。”

    樊凱立在他身后,一板一眼地匯報道:“按您的吩咐,我帶人搜查了劉府,共搜出白銀一萬兩,黃金一千三百兩。”

    “白銀一萬兩,黃金一千二百兩。”秦風復述一遍,有些不可思議地問道:“劉大人,你是當了兆尹啊還是當了王爺?”

    “微臣糊涂啊!”劉萬進一臉羞愧,“殿下,這本是一筆意外之財,臣一時起了貪念,才藏于家中并未上報。”

    “父親……”劉駿原本以為東窗事發,他呆在原地,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您怎么能做這種事,這,我怎么都不知道。”

    掩飾太過于蹩腳,成零忍不住笑出聲。

    “哦,意外之財?”

    “是,那是從前段時間剿滅匪群盤踞之地時得來的,微臣知罪。”

    劉萬進額上冷汗津津,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太湊巧了,先是有人來鬧事,接著是莞楚館的人,以及突然其來的蒼君衛,所有一切就像是暗中有人操控一般。

    他只有一口咬定那些錢財是剿匪搜來的,夜國法律森嚴,若是被查出受賄,不止會被罷免官職,還會施以杖刑,暗中開私坊就更不用說了。

    見太子毫無動靜,劉萬進咬了咬牙,以頭搶地,“殿下,臣知罪!”

    之前被他收了錢財的那些人為了不牽扯自身,必然不會露餡。至于他開的賭坊則是暗中操控,就是被查出來跟自己也毫無牽扯,無論太子如何神通廣大,也定不會知道。

    “那么,解釋解釋你府上來的那些人,本宮聽說過了,那些錢似乎要送出去?”

    “是……”

    “呵,好大手筆。”

    劉萬進狠狠瞪了劉駿一眼,劉駿眼神躲躲閃閃,不敢與他對視。

    這件事有跡可查,糊弄不過去,劉萬進眼中精光一閃,“這都是微臣那孽子劉允干的糊涂事,整天出入那些不三不四之地,惹上了麻煩。”

    自己要是因為這件事被罷官,他的嫡長子至少還有幾分機會,至于區區庶子,犧牲也罷。

    “本宮記得,劉大人好像就只有一位嫡子,就在跟前。那么惹事的看來是庶子了,為一個庶子散去五千銀,值么?”

    “殿下說笑了,無論嫡庶微臣皆一視同仁。”

    秦風把手中的畫卷一撕為二,淡聲說道:“那么本宮想這位庶子一定很感激劉大人了,是吧,劉允。”

    劉萬進眼睛猛地睜大,他看著進來的劉允,臉上露出慌亂。

    劉允臉上則平靜無比,他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兩人,眼中一片譏諷。

    “太子殿下,我有一事要向您稟告。”

    他從懷中拿出一冊賬本,劉萬進從他拿出來的那一刻臉色就灰敗的可怖,他整個人都哆嗦起來,看向劉允的眼神仿佛是遇見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那是他唯一的破綻,賭坊的賬簿!但怎么可能,那本簿子應該誰都不知道在哪才對!

    成零低聲笑著,贊嘆道:“大義滅親的戲碼啊。”

    “帶下去。”秦風翻著一頁頁泛黃的紙張,細小的氣流吹動著他垂在身側的墨發,眼神薄涼。

    劉萬進知道他最好的結局也不過流放,再也沒有翻身的余地。他不知道那來的力氣,奮力掙扎著蒼君衛的鉗制。

    “殿下,臣只是一時被豬油蒙了心才鑄成大錯,求殿下看在臣曾經為大夜出生入死的份上,饒了微臣這次吧,殿下,臣對大夜忠心耿耿啊!”

    “曾經為大夜出生入死……”

    秦風笑了笑,他從簾后走出,把那本賬簿摔在了他面前,“你真的以為你干的這種事,沒人知道?”

    “你既然知道蒼君衛,就該知道他們是什么人。”

    樊凱開口說道:“三年前,你先是打壓,后是找借口查封了兩家不起眼的小賭場,找人接手后自己則暗中操控,同時接受各級官員賄銀共三千八百五十兩,借職務之便進行提拔若干,分別為……”

    劉萬進的心一寸寸地涼了下來,他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那就是自以為可以在天子腳下瞞住一切。

    “劉兆尹,你為大夜出生入死,立下的功勞已經被這三年磨光了。”

    他沒再掙扎,神情恍惚地被拉了出去,臨出去的最后一刻,他忽然大喊起來,“劉允,你這該死的孽種!我是兩代老臣,對,兩代老臣!你們不能這么對我……”

    聲音越來越遠,逐漸消失不見劉駿傻了眼,此刻他連忙替自己撇清嫌疑,“殿…殿下,我對這些什么都不知道,這都是他一人所為,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秦風擺了擺手,一旁的蒼君衛捂住他的嘴一并帶了下去。

    劉允垂首站著,看不見的臉上一片快意。

    “本宮看起來像是被人利用了一筆。”

    “太子殿下說笑了,如此拙劣的布局,您怎么會看不出來。”

    “你這么做的目的,本宮懶的猜測,不過,布局就像下棋,可別不自量力行歪了棋,退下吧。”

    劉允臉色一凜,低聲應是。

    待他走后,秦風對樊凱下令道:“著重注意此人。”

    成零從簾后走出,毫不在意地伸手從瓷瓶中抽了枝海棠在手中把玩,“怎么,你懷疑他啊?”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