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科幻小說 >維度侵蝕者 > 第75章 可循環薪王孵化器;法則余燼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維度侵蝕者- 第75章 可循環薪王孵化器;法則余燼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殘酷廁紙天使 書名:維度侵蝕者
    在莉莉的耐心解釋下,白浪對‘維度侵蝕現象’有了初步印象,一切皆源自‘傳火樂園’的出現。

    于是他總結道:“也就是說,‘樂園’的出現像一粒種子種在花盆(索摩戈)里,它不僅從土壤中獲得養分,在發芽生長之余,還不斷釋放能量反哺改造換盆的環境。經歷長達百年的‘暴走畸變期’后,拔苗助長有了今天這個詭異的星球?”

    “什么叫做詭異?我們的世界充滿了挑戰與機遇,這是最好的時代!諸神崛起的神話時代。”藍發的少女不服氣了,豈能被區區異界文盲小覷?

    白浪聽到熟悉的臺詞,下意識開口:“也是最壞的時代。”

    “哼!其他被‘空間’鎖定的平行宇宙星球,幾乎都發生著不同性質的‘侵蝕現象’。無非有的屬于良性,而有的屬于惡性罷了。”莉莉鄙視道,深感白浪就是一個沒見識的小可憐,有必要向他普及一下常識。

    “那索摩戈屬于‘良性’還是‘惡性’?”白浪又問。

    “一切都在可控范圍內!略微偏向‘惡性’吧。你知道嗎?那些盤踞在不同時空的‘樂園空間’,彼此擁有相同源頭,盡管是競爭關系,但空間與空間的力量體系是相通的,構成一個覆蓋多元宇宙的循環體系。”

    “就像互聯網一樣嗎?”白浪思考著,用自己的方式回應,“不同國家有自己的網絡體系。但是所有網絡有相同基礎,能彼此連接,組成了覆蓋全球的互聯網?”

    “對!就是這樣!”莉莉給了浪哥‘你不傻嘛!’的贊賞眼神,“傳火樂園在這個體系中扮演的,是‘終結者’角色,它能干掉所有空間都無法處理、不愿處理的污染源,通過‘燃燒薪王’的方式,剪除掉危險、維護多元循環不崩潰,同時也壯大了自身。”

    “但這樣做是有副總用的,弱小的薪柴可以燒凈;但強大的‘薪王’總會留下殘留。”

    這時白浪插口道:“余燼的結晶嗎?”他想起開出的兩把鑰匙,都顯示這時燃燒后的殘渣。

    妹子搖頭。

    “不,余燼結晶是燒干凈的‘法則殘渣’,好東西。我說的是薪王殘留物,一種污染物質。它們威脅著‘多元空間’的結構體系;于是被排放到‘索摩戈’鎮壓看守。隨著越來越多的‘薪柴’被燃燒,大量污染殘留出現在索摩戈各處,這是百年來超凡復蘇、星球升格的直接原因!”

    “然而死灰復燃的‘薪王’在現實中肆虐,同樣制造大量災難性污染事件,破壞星球的穩定,讓主星變的扭曲。這就是‘惡性-維度侵蝕’的一面。而中高級契約者的另一項職責,就是鎮壓守護星球的和平安全,二次清理死灰復燃的‘污染事件’,捕捉那些‘重生的薪王’,再度燃燒,為樂園提供養分!”

    “記得那個籠罩城市的‘庇護所’嗎?那就是保護普通人,不受彌漫星球污染能量侵蝕的防御手段之一。”莉莉介紹起索摩戈的情況,以及與樂園之間的聯系。

    白浪越品越不對勁,接著看向妹子:“你是說,傳火樂園通過‘焚燒薪王’來獲取成長的養分。所以全宇宙范圍內,安排保潔人員(契約者)上門服務,回收‘有害垃圾’幫助其他空間凈化環境。然后將吃剩下的殘渣,丟到自家花園(索摩戈)重新培養。這樣做,既提升了土壤的肥沃程度,又培養出新的食物,而自家員工再度收割?”

    “嘛!雖然很刺耳,但就是這個樣子,說一說并不是多么可怕的‘惡性侵蝕’,而是可控的。”

    少女在加入‘傳火樂園’成為‘契約者’,得知真相之處,也是有些崩潰的。她無法接受自己的母星,竟然是一個特地打造的監牢,關押收容各類污染源,放任它們改變星球環境、縱容薪王死灰復燃,為自己培養口糧。

    如果契約者第一次討伐‘薪王’,是為樂園捕捉并燒烤薪王;那么排放在索摩戈的,則是薪王小雞仔形態。將散落于多元宇宙的美食收集起來,二次孵化、集中培養……

    這顆星球對‘傳火樂園’而言,既是主場、老巢,又是源源不斷的‘可循環薪王孵化器’。

    “這個星球的人類,真慘啊!”

    ……

    對于索摩戈星球而言,源源不斷的‘污染源(薪王殘渣)’注入,導致了世界升格,并且向著邪惡污染化偏移。對于‘樂園’而言卻無所謂,反正都是吃的,口糧越來越豐富!

    但對于星球居民而言,卻是史無前例的災難。凡人多度吸納‘污染能量’,雖然變強,卻會‘活尸化、污染化、墮落化’,其中的強者化身為薪,成為新的樂園美食。

    在樂園眼中,‘人類’是很有靈性的‘工具+馬仔’,可以替自己討薪,替自己打理運作‘樂園規則’,不應該死光。于是有了‘庇護所’,有了契約者招募計劃;不僅庇護凡人抵御污染;還給予幸運兒‘契約者機緣’,擁有成神的力量;更拔苗助長提升星球的科技……

    “這是一個永無止境的大循環,‘索摩戈’等級將繼續提升下去,或許為成為神話世界?而強大的契約者成為‘神靈’,統治這個星球;恐怖的‘復蘇薪王’不斷增加,進一步威脅逼迫人類進化,然后為樂園奉獻自身成為可口的食物……”

    白浪聽完,既為自己成為‘樂園指定工具人’而感到慶幸,又為這個世界的原住民而感到悲哀……契約者雖然危險,但好歹也是人上人。普通人活的更加憋屈絕望,難怪低級‘契約者’容易被盯上獵頭。

    “真是天地烘爐啊!”

    白浪感慨一聲,不過他老家地球也差不多,甚至機遇比索摩戈還少。

    不同的畫風,相同的絕望。

    …

    “你懂了這些,就可以談談住宿費的問題了。”莉莉將自己的雞尾酒喝光,臉色紅潤的說道。

    “這些還和住宿費有關?怎么收費?”

    “咱們這里的住宿,分為兩個部分。首先按照正常五星級酒店的標準來收費,由于你是‘契約者’外加‘長期住宿’,可以打八折。在這份俗世的‘金錢’基礎上,還要額外繳納樂園的貨幣——余燼,或者用素材、道具、裝備來抵債。這份費用,主要老板提供人身安全,以及‘新月城’內外,一些污染物、魔物的情報。”

    “污染物很多嗎?”白浪好奇道。

    “怎么說好呢?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都多多少少沾染了污染源,一旦墮落就會污染化。所以哪怕‘新月城’有庇護所保護,也有人會失控。而斬殺這類污染物,同樣能獲得‘余燼’。boss退役后,就被安排在這里,做一個清理垃圾的環衛工人。咱們這些住客,也有機會討伐一些小垃圾,既鍛煉了實力,又小賺一筆生活費。那些非酒店住客,就只能自己攬私活,更加危險。”

    “我懂了!收費并不過分,完全可以接受。”白浪了然,居住酒店好處多多啊。

    妹子見他開始賣呆,不有不滿的引導起來:“你不好奇老板為什么要這樣做?”

    “他自然有他的目的。”白浪理所當然道,大佬做事自然有大佬的目的。

    “服了你了,觀察一點也不敏銳,剛才的內容都白講了。”莉莉翻了個白眼,毫無成就感的補充起來,“契約者是不懼污染,甚至能將‘污染源當燃料’燒掉的;但是凡人不行,反而會被污染墮落。最大原因在于‘黑暗之環’以及‘余燼’。”

    “余燼是‘污染源’被燃盡后殘留的‘法則灰燼’,擁有抵抗‘污染’的能力。凡人只吸納一點,就能獲得對污染的抗性。咱們的‘能力欄’由‘余燼’鍛造,作為自身力量根基,‘契約者’便是絕緣體質,因此才能在眾多‘樂園空間’中盡情討伐污染源,很難被扭曲污染。老板回收素材,就是提煉‘余燼’的力量,賣給凡人抵抗索摩戈的污染,超級賺錢噠!”

    白浪怦然心動,他手頭垃圾素材一大堆,這是條生財之路:“你看我行嗎?”

    “做夢去吧,那是高級契約者才有的能力。而且必須有相關‘職業’或者‘分解技能’才能做到。”

    “現在和我去一趟樂園,在樂園中交易‘素材’,我再想辦法轉給老板。對了,你打算一次交多久的房費?你應該沒有錢吧?用余燼兌換太虧了,我推薦去一家店鋪打工,很輕松的……”

    交談中,兩人很快進入‘傳火樂園’,并在低級區域的廣場重新碰面。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