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女婿- 毒471章 不是誰都配與我為伍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林羽江顏 書名:最佳女婿
    林羽這話并不是無的放矢,也沒有絲毫的夸大,現在他在見識過達摩針法第五針的威力之后,他有信心能夠借助第五針將李千影的命格徹底破除。

    李振北夫婦和李千珝聽到這話后神情猛地一怔,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林羽,又驚又喜。

    “何先生,您……您此話當真?!”

    李振北頗有些不可置信的顫聲問道,“您,您找到破解之法了?!”

    “不錯,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林羽神情有些無奈的一笑,沖李振北和李千珝等人解釋道:“說實話,剛才我已經無計可施,但是沒想到最后一次不抱任何希望的嘗試,竟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現在想來他不覺有些慶幸,幸虧自己的堅持,才造就了奇跡。&1t;i>&1t;/i>

    “何先生,那……你是用的什么法子啊?!”

    關曉珍有些疑惑的問道,好奇不已,畢竟她以前找過的大師全部都說無法可解。

    “還是以前那個針法,達摩針法!”林羽笑道。

    “達摩針法,你不是說前兩次都不管用嗎?!”

    李千珝急忙問道,為了妹妹的情況,他特地多次請教過林羽,所以對這事也比較了解。

    “以前是我沒有領悟到精髓,施針的時候一直有些偏駁,而這次特殊情況下的偶然嘗試,卻取得了意外的收獲,當真是絕處逢生啊!”林羽轉過頭望向李千影笑道,“不過說到底也是李小姐自己福大命大。”

    直到此時,他才算終于弄清楚了達摩針法第五針的要義,第五針的注釋里有一句叫“切忌外力相擾,以不變應萬變”,林羽一直以為是施針的時候不能被外界的事物打擾,所以他剛才才會跟李千珝強調,讓他守好外面,別讓任何人來打擾。&1t;i>&1t;/i>

    而經歷過剛才的事情之后,林羽才算真正弄懂了這句話的意思。

    原來“切忌外力相擾”講求的便是不要以氣運針,就在按照針譜上的位置和精度扎針便可,但是林羽卻在每次扎針的時候渡如靈力,反而起到了相反的作用,這也是為什么每次他剛把針扎入之后李千影都好好的,但是當他順著銀針渡如靈力的時候,李千影的身體反應便會異常強烈的。

    而這次之所以能夠成功,也都賴于林羽將體內的靈力消耗殆盡,再也沒有其他的靈力來進行御針,于是原本達摩針法的威力便顯露出來了!

    而第五針的記載里寫有“針行極致,逆天驚地,命數方正”,雖然林羽對于這句話的具體釋義不太確定,但是他隱隱猜測,這第五針可能帶有“逆天改命”的作用,而看到剛才李千影蘇醒的狀態,便證明了這一點,如果這一針改變不了命數,那李千影根本醒不過來!&1t;i>&1t;/i>

    他相信,只要再有一次,便能夠通過這第五針徹底的幫李千影改寫命數。

    此時李千影正滿臉不可置信的望著林羽,眼中隱隱有亮光閃動,顯然林羽所說的這一切極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她做夢也沒敢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恢復成為一個正常人。

    “怎么,千影,你不相信我?!”

    林羽轉過頭望著李千影笑道,眼神說不出的柔和。

    千影?!

    李千影身子不由一怔,在她印象中,這還是何先生第一次直接叫她的名字呢。

    從林羽認識她以來,每次稱呼她的都是“李小姐”,而她也一直稱呼林羽為“何先生”,雖然稱呼不能代表什么,但她總是覺得自己跟林羽之間存在一種若有若無的距離感。&1t;i>&1t;/i>

    現在聽到林羽竟然直接稱呼她的名字,她心頭竟然不由生出了一股甜蜜之情。

    有時候人總是如此容易滿足,僅僅自己喜歡的人對自己一個稱呼的變化,便能讓整顆心都塞滿幸福感。

    “信,當然信了!”李千影立馬用力的點了點頭。

    “那你手機里留給我的那個視頻可以刪除了!”林羽笑著提醒了她一句。

    “啊?!”

    李千影兩只漂亮的眸子陡然間睜大,驚聲道,“你……你已經看過了啊?!”

    話音一落,她臉色不由一紅,低下頭顯得無比羞赧。

    畢竟那個視頻是她用來跟林羽做最后的道別的,現在她已經沒事了,讓林羽看到這個視頻,她難免會覺得自己有些矯情,所以顯得十分不好意思。&1t;i>&1t;/i>

    “你那種桃紅色的口紅很好看,跟你的皮膚很配,以后可以多用用!”林羽見她難為情,不由笑著打趣道。

    “真的?!”

    李千影面色一喜,一掃臉上的羞赧,興沖沖的問道。

    “真的!”林羽笑著說道。

    “我還怕你不喜歡呢!”李千影急忙說道,說完后似乎覺得不妥,面色一紅,再次低下了頭,她跟林羽之間又沒什么關系,說這話實在有些不合適。

    “那什么,既然沒事了,大家都出去吧,讓千影和何先生好好的聊聊,何先生指定還有很多事需要囑咐千影呢!”

    李振北見狀咳嗽了一聲,招呼著大家出去。

    眾人這才轉身往外走去,但是關曉珍仍舊跟沒事人似得坐在床頭,抓著閨女的手噓寒問暖。&1t;i>&1t;/i>

    “曉珍,你干嘛呢,出來!”

    李振北趕緊喊了自己的愛人一聲。

    “你們出去吧,我跟千影說會兒話!”關曉珍搖搖頭說道。

    李振北有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接著走過來抓著關曉珍的手就往外拽她,同時嘟囔道,“這么大年紀了,一點事都不懂!”

    到了門外,他咚的便把門給關上了。

    其實女兒對林羽的情意李振北心中透徹,雖然知道這段感情最后可能不會有任何的結果,但是他不在乎,經歷過這次差點與女兒的生離死別,他對于生命中很多事都更加的看的開了。

    人生不過百年,女兒的快樂,比什么都重要。

    林羽留下來跟李千影聊了會兒天,接著跟她約定好了下次替她施針的時間便走了。&1t;i>&1t;/i>

    回去的路上他腦海中不由反復回想起視頻中李千影故作堅強安危他的樣子,他心中感覺分外的溫柔,不由對李千影生出了一絲異樣的情緒。

    隨著溫度漸漸升高,大家身上的衣物也漸漸的減少,大街上已經隨處可見身著短裙絲襪的女孩。

    而因為春末夏初的時候京城的空氣質量非常差,家家戶戶門窗都是緊閉著的,屋子里難免有些燥熱,所以葉清眉和江顏在家的時候便早早換上了小背心和齊臀的四角褲,兩人都光著兩條潔白修長的美腿毫不避諱的在林羽面前晃來晃去。

    去年的時候葉清眉還有些不要意思,但是跟林羽和江顏生活了這么久,她也早就已經放的開了,反正也沒少被林羽占便宜,他愿意看就看吧。

    每天看到這種情形,林羽知覺渾身氣血翻涌,每天晚上都要拉著江顏折騰上幾番,而這幾日他買的最多的食物就是羊肉、羊腰、韭菜等大補的食材,身為一個中醫,他自然知道,食補比藥補來的有益。&1t;i>&1t;/i>

    這天晚上激情過后,林羽氣喘吁吁的趴在江顏的身上,渾身感覺無比的放松。

    “家榮,今天媽給我打電話了。”江顏柔嫩修長的手指在林羽脊背上輕輕的撫摸著,柔聲說道。

    “嗯……”

    林羽感受著胸口的飽滿,閉著眼慵懶的說道。

    “你就不想知道媽打電話說了什么?”江顏有些嬌嗔的說道。

    “嗯……”

    林羽再次慵懶的應了一聲。

    “你就會嗯!”

    江顏氣呼呼的掐了他一聲,接著輕聲道,“其實爸媽還是老要求,想讓你和我要個孩子……”

    “孩子?!”

    林羽聽到這話猛然一怔,立馬雙手撐起身子,滿是驚訝的望著江顏。&1t;i>&1t;/i>

    “你干嘛反應這么大啊,我們都結婚這么久了,我們要個孩子不正常嗎?!”江顏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說道。

    其實自從林羽與江顏生過關系之后,江顏一直都服用林羽配制的沒有任何副作用的特效避孕藥,所以一直到現在,她還沒有懷過孕。

    去年剛來京城的時候,江顏是以交換學習的名義過來的,工作沒有穩定下來,所以她也沒急著要孩子,但是現在既然她的工作也已經穩定了下來,房子林羽也已經看好了,那完全可以生個孩子了,畢竟結婚這么多年了,現在他們兩個的感情也算是穩定了下來。

    而且不是有句話說的好嗎,證明一個女人是否真心喜歡一個男人,要看她是不是愿意給他生孩子。&1t;i>&1t;/i>

    而現在江顏愿意給林羽生這個孩子。

    但是林羽不太愿意……畢竟這孩子生下來,是姓林還是姓何,他至今還沒想明白……

    論道理說,睡人家老婆,替人家養孩子,是天經地義的,但是他又有些心有不甘,畢竟何家榮跟江顏結婚這么多年了,連江顏的手指頭都沒有碰過,而自己進入何家榮的身體后,不只碰了江顏,而且什么地方他都碰了!

    所以歸根結底,江顏是他泡下來的啊!

    “怎么,你不愿意?!”江顏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的說道。

    “愿意愿意!”

    林羽急忙點頭,接著笑道:“不過顏姐,現在還不是時候,等我把手頭的這幾件事辦完了再說,可以嗎?”&1t;i>&1t;/i>

    “那好吧……”

    江顏幽怨的說了一聲,也沒有太過勉強,知道林羽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其實她自己也有些沒做好心里準備,要是突然間多個孩子,她難免也有些手足無措。

    到了周末,便到了何慶武與林羽約定好一同趕往拍賣會的日子。

    下午何自珩親自來醫館接了林羽,帶著他去了何慶武的住處。

    不過何自珩和林羽剛到,便現何自欽的車子也正好停在了院外,緊接著何自臻和一個身著黑色西服,頭有些微禿的中年男子一起下了車,后面還跟著兩個身著西服的一男一女,幾個人有說有笑的往院子里走去。

    “大哥!”

    何自珩趕緊喊了大哥一聲,趕上去笑著說道,“這位就是你說的嚴秉合嚴大師吧?!”&1t;i>&1t;/i>

    “自珩,來,快跟嚴大師認識一下!嚴大師可是國際上知名的風水、古玩大師啊!”何自欽急忙跟嚴秉合介紹道,“嚴大師,這位是我的三弟,何自珩!”

    “何三爺,你好!”嚴秉合點點頭,跟何自珩握了握手,神情間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桀驁,似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你去接何先生了啊?!”何自欽瞥了林羽一眼,眉頭微微一蹙,臉上閃過一絲反感,也沒跟林羽打招呼。

    “是啊,爸吩咐的,我敢不去嘛!”何自珩笑呵呵的說道。

    “這位是?!”

    嚴秉合聞言打量了林羽一眼,有些疑惑的說道。

    林羽也瞥了他一眼,知道他就是何自欽上次說的從國際上請來幫助何老參加拍賣會的專家。

    “奧,這位是何家榮何先生,是個醫生,對古董也略懂一些,我們家老爺子讓他晚上一起陪著過去長長眼!”何自欽笑著說道。

    “什么?!讓他跟我一起?!”

    嚴秉合面色一變,蹙著眉頭沖何自欽問道,神情間涌出一種濃厚的不屑,冷聲道:“我來之前,您不是說過,只請了我一個嗎?!我的身份您也是知道的,不是誰都配與我為伍的!”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