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第1922章 大生產(二)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重生的楊桃 書名: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有大量優質木材被運抵工廠,它們的形制超乎想象。

    楊明志瞥了一眼文件,清楚的獲悉,這些圓木的直徑都在一米左右!

    它們,著實是西伯利亞的大樹!

    “這些都是什么木頭?!”楊明志急迫的問。

    安德烈耶夫旋即說明:“都是樺樹,大概都是城市附近的林子里砍的。”

    “是嘛?”聽到這兒楊明志不禁心頭一緊,因為他不可不覺得現砍的大樹,還潮濕的木材適合世界做槍托。

    “它們真是最近時間砍伐的?”楊明志追問。

    “應該是的,我感受到了它的潮濕。您知道的,金屬方面的知識我非常欠缺,在這木材方面,我可是最專業的。”

    “我很清楚您是專業的木工。真是遺憾。”楊明志繃著嘴搖搖頭,“看來我們造槍托的工序又要多了一些。安德烈耶夫同志,您有把我短時間內將其變得干燥嘛?”

    “沒問題。我們有烘干技術。”

    “好吧,這件事就交給您。”

    關于槍械的木質槍托,其最佳材料是什么,美國人給出了最好的答案——胡桃木。

    只可惜胡桃的生長環境頗為苛刻,戰前蘇聯廣袤的領土里,只有少數地區能夠種植。可以說蘇聯就是缺乏胡桃的國家,亦是缺乏最佳的槍托材料。

    當然要滿足槍托的要求,還有許多木材能夠勝任。僅在蘇聯就有三種木材能當大任:山毛櫸、橡樹和樺樹。

    在茂密的西西伯利亞森林中,有兩種樹是主流,其中一個就是櫸樹。

    新西伯利亞市,嚴格來說她的氣候并非那么極端,櫸樹還是可以生長的。所以城市周邊有大量的樹林,更多的當然還是松樹林。就使用的規模程度來看,蘇聯還是更喜歡用櫸樹和樺樹。

    大片的原始森林亟待開發,戰爭時期,人們優先砍伐那些直徑達到一米的高度達三十米的巨型櫸樹。

    在二十一世紀,這種巨型樺樹越來越少,如今它頗為常見。

    正是因為它的硬度合格,又有著驚人的直徑和驚人的長度,一顆被砍伐的大樹樹干,能夠變成多少槍托,這是難以估計的。

    且說那一棵大樹,樹干被工人操持著雙人鋸,就在伐木現場鋸成厚度二十厘米的“木餅”。由一棵樹構成的“木餅”,至少能裝滿三輛卡車。

    最適合做槍托的木材自然是胡桃木,蘇聯極度缺乏它,那么次一些的拿來做槍托,湊合一下就行了。

    一款合適的戰爭輕兵器,它不需要自身具備過硬的性能,因為它本身就是一種消耗品。

    按照蘇聯現在的兵器邏輯,不僅是輕兵器,哪怕是坦克的這樣重武器。

    軍械部門還沒有自信到為了產量而進行縮減化生產的他們,能在士兵手中得到完美運用并一口氣打到柏林。

    所有的大樹還都被厚實的樹皮包裹著,關于如何處理這些大樹經驗豐富的安德烈耶夫自有辦法。

    問題非常簡單,用現有的設備處理這些木材,以制造家具的態度來加工它。

    接下來的事便不需要楊明志再多過問,后續的事無非就是樹干被機器切割成條狀物,并安置在木工車床中進行打磨。

    如果是生產莫辛納甘這樣的長身段步槍,所需木條的長度更長。

    突擊步槍大不需這樣,槍托是連著盛放槍機系統木托的,它是一個很容易加工的木質零件。

    車刀和銑刀在一塊木板上不停運作,很快的功夫它就完成了,甚至相比于莫辛納甘,它的生產效率更快。

    先是烘干,接著切削,鉆出安裝定位銷的孔洞,最終用砂紙拋光。

    再制造一些槍管的木制套筒,和防止燙手的木托,木工的工作基本就是這些。

    今日還是大生產前的所謂最后休息室,對于負責木材加工的車間,他們并沒有所謂的休息。

    楊明志看得真真切切,工人們的忙碌并非是向他這個領導者表現多大的生產覺悟。

    而是所有的預加工都是為了明天能正式投產。

    難道明日的正式生產還需要先從切割圓木開始嗎?

    突然間,楊明志的耳畔已經聽到了劇烈的噪音,他覺得自己就置身在一家巨大的木材加工廠內。

    從廠房內傳出電動圓鋸的聲音,聲音不僅刺耳,他定睛一看,只覺得有大量鋸末居然就從敞開的大門中飄出來。

    “哈哈!我才是剛到,你們就開始工作了?!”

    “當然!”安德烈耶夫自豪的表示:“當天還是黑的時候,第一車圓木就用到了。由于電力系統已經正常運作,我就命令早期的工人立刻行動。相信我,局長同志,他們本就是優秀的木工。從生產桌椅到生產槍托,他們不需要什么過度時間。”

    “啊!我真是代表戰士們謝謝您。”

    木工加工車間已經行動起來,其他部門又是如何?

    楊明志估摸著,應該和安德烈耶夫的木工是完全一樣的。

    情況的確如他的想象,因為烏莫夫的授權,其下屬部門絲毫不敢怠慢這位州長的命令。

    整個上午,大量裝載著各種生產原料的卡車,源源不斷的將材料傾瀉到834廠和835廠院區內的荒地。

    卡車司機都非常忙碌,因為他們自身的任務也非常繁雜。

    氣候越來越冷,西伯利亞的白天也越來越短。

    楊明志在院區逗留了整個白天,然而就是等到太陽落山后,那些運貨的卡車就是開著大燈,也要把物資運抵廠區。

    834廠廠區內的空地是最大的卸貨點,戶外的卡車的鳴笛聲,吊車搬運物資的噪音,還有已經開始預加工的廠房內的機器轟鳴,讓這個處于郊區的地方熱鬧非凡!

    尤其是木材加工廠房,那些工人們帶著護目鏡,臉上還綁著用粗麻布臨時做的口罩,他們已經開始開始工作。

    具體而言,大量的女工一番打扮后,楊明志已經看不出她們女人的形體,有的只是干練的英姿。

    834廠的煙囪已經在冒出黑煙,那是烘干爐啟動的結果。

    優質燃煤烘烤巨大的爐子,內部填滿了大量的木材。

    為了追求效率,安德烈耶夫直接下令溫度調到二百度!

    這個溫度還不到木材的燃點,卻是非常暴力的讓木材脫水,至于其中是否會產生木材龜裂的現象,它已經股不著那么多。

    固然會有木材在這個過程中損壞掉,大部分的木材還是完好的,而它的優越性當然就是一天之內就能生產超過一千個突擊步槍槍托毛坯木板。

    這就好比真正的戰斗!

    一個優秀的二戰指揮官總之追求快速擊垮敵人,那么為此付出多一些人傷亡的代價,只要隊伍結束戰斗還能保持不錯的戰斗力,這樣的代價都是值得的。

六码复式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