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影帝- 第三百八十八章 派對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黑心火柴 書名:全球影帝
    陸澤從來沒想過有朝一日他會去動物園找一份飼養員的工作,他本以為這輩子跟都不會跟這個職業挨上邊,畢竟這份職業就算是系統課程中也沒有學過。

    其實他本身并不是一個喜歡照顧小動物的人,理由是普通的寵物總是與掉毛這個讓陸澤頭疼的詞匯分不開,要不是當初與瘸子相遇時意外的與陸澤有些投緣,或許陸澤到現在也不會養什么寵物。

    一想到自己會去動物園收拾動物糞便,給它們梳理毛發,陸澤就不禁有些頭疼,其次,萬一要是養幾頭獅子老虎之類,一旦沒照顧好,這些猛獸發了狂,他也很難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

    但就算陸澤的心理再怎么抵觸,《流放》主角的人物設定也確實需要較為豐富的動物學科基礎,并且劇中還有與野獸相處的大量篇幅,這都是陸澤繞不開的。

    人們總會對一些事產生莫名的厭惡,比如有些人討厭洗碗,有些人討厭洗內褲,有些人則兩樣全占了。

    這不是幾句開解就能釋懷的,畢竟是長久以往的人生經歷和生活狀態造成如今的結果,但……陸澤沒有拒絕米奇的決定,而是選擇了接受,原因很簡單,四個字而已。

    拍攝需要。

    他對于電影事業的初心從未變過,一直力求自己能做到最好,盡管這份工作是自己從未從事過,并且是有些討厭的,可只要劇本人物需求擺在這,他都會克服心中不喜,乃至于心理障礙,然后把這份對于職業的不喜壓抑在心里,或者……干脆變成自己喜歡的事,這才是電影人的基本素養。

    “好吧。”

    “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雖然我也討厭滿是臭味的毛發,還有那些反胃的排泄物之類的,但……工作就是工作,在這點上你確實比我強,至少你不會抱怨。”

    米奇對于陸澤不太喜歡寵物毛發這件事是知曉的,之前他帶著自己父親養的金毛回家時,他就看到陸澤把狗毛收集起來扔進垃圾桶,隨后去衛生間好好的洗了個手,或許除了他自己養的那只丑貓外,其他任何的動物都不會得到陸澤的喜愛。

    “行了,這件事還早,到時候再說,你也收拾一下吧,打扮的帥點,看咱們組演員對你崇拜到不行的樣子,說不定你可以把蘇西、崔絲蒂、朱利安打包帶回家。”

    看著米奇從沙發上站起,雙手捏著比心,搖晃肩膀,跳著自創的騷包舞步,陸澤已經明白,今晚米奇可能不會回公寓了,不……可能今晚回公寓的只有他自己。

    ……

    “威士忌,杜松子酒和白蘭地。”

    “用玻璃裝非常方便。”

    “我試著走直線,用酸醪的便宜酒。”

    “來跟我一塊喝一杯,把聲音搞響點。”

    在英國開趴體,年輕人大概都會現在如今大熱的電子音樂,而年紀大些的呢?想來想去,終歸還是搖滾最合適。

    不是那種軟綿綿中帶些陰郁的英倫搖滾,而是只屬于硬漢子的硬派搖滾,如果你不知道聽什么,更不知道趴體時放什么,那來首acdc的歌準沒錯,只要你不穿皮褲就可以跟著一塊嗨起來,如果你穿的是皮褲,那你這個人就是有點問♂題了。

    派對終究是沒在獅心酒吧舉辦,因為派對并不是米奇掏錢,而是投資人舉辦,再說現場這幫演員也對那種人多眼雜的小酒吧比較忌諱。

    或許是監制把拍攝情況如實做了匯報,對于投資項目如今快速落實,投資人自然很高興,這場趴體他也是出了血本,把自己不經常住的那間庭院式別墅拿出來做了娛樂場地,把能住下七八十人的大別野弄得跟迪廳似的。

    從其他住所抽調過來整整四十名傭人早已把吃食和酒水鋪成了長龍,性感的模特們是被一輛輛客車拉過來的,換上比基尼,在泳池中嬌笑著向客人潑去點點的水花。

    三十名西裝革履,帶著耳機的西裝壯漢在圍墻外展開了地毯式搜索,把所有鬼鬼祟祟的行人清理干凈,確保賓客們今晚能玩的盡興。

    至于陸澤四人,一進別墅就徹底玩開了,一下午的精心打扮都做了無用功,早已醉的沒了形象,走直線都成了難題。

    “靠!又犯規了!陸澤!到你了!”

    一樓的娛樂室擺放著一張斯諾克球桌,此刻陸澤正與米奇展開一場半斤八兩的菜雞廝殺,白球落袋罰一杯,犯規罰一杯,一盤球局整整打了一個半小時還未結束,讓身邊捧臭腳的模特們都看的直打哈欠。

    白球重新擺放好位置,陸澤用一只眼瞄準中袋旁的一顆紅球,沒什么難度,順利打進,只是白球停的位置不好,架桿陸澤又不會用,只能趴在桌上瞄準下一刻粉球,出桿!一張綠色的臺布被球桿挑起,白球也被挑飛,直直的砸在米奇鼻子上。

    見米奇捂著鼻子蹲在地上一動不動,陸澤腦袋被酒精泡斷了一根弦,也沒想著問問他怎么樣,只是想著把球桌打壞了該罰多少酒,端起酒杯連喝了三杯,對遞酒的美女笑笑,趕緊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屋內滿是一對對調情的男女,目不斜視直徑走向衛生間,推開門,剛想脫褲子拉閘,卻見一男一女在衛生間背對著陸澤站著,聽見開門聲,一回頭,手上還拿著錫箔紙。

    陸澤一下就醒酒了,這玩意他還是第一次親眼看見人弄,但想著是在國外,就算他報警,這點小事也會被投資人壓下去,反倒是自己會讓投資人難堪,怎么想都是吃力不討好,皺著眉在兩人臉上打量兩眼,輕聲斥責讓兩人把不該弄的東西收起來,不然后果自負,便轉身使勁關上了門。

    他想冷靜冷靜,所以去了后院安靜的角落,角落里有一條秋千,他坐上,點了根煙,今晚不知怎么,居然星星特別亮,他仰頭,入眼便是大片星光。

    一男一女摟摟抱抱,嬉笑著匆忙朝角落走來,見到秋千上坐了一人,嚇了一跳,嘀嘀咕咕念叨著什么轉身離開,估計是沒說什么好話。

    這并不是在衛生間內的那兩個人把陸澤嚇到了,在系統空間中,他可是所有毒販子的頂頭上家,每年出貨是要按噸算的,看見倆老外碰這東西,他早已見怪不怪了,但這也難免會讓他產生一些思考,每次拍完戲之后的放縱狂歡真的有意思嗎?如果沒有任何實際意義,那干嘛不去拒絕?

    他思考了很久,這才突然意識到,如今的自己與剛出道的自己其實沒有什么差別,需要去參加一些沒什么意義,但又拒絕不了的酒局。

    說到底,他一如二十四歲的自己,剛剛展露頭角,被新人這個身份限制住了,至于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他有了答案,所以,他對于《往生》開始有了展望,或許破局的關鍵,就在這部電影上。

    陸澤在反思,而別墅之外,卻有人干著急,她聽從了陸澤的邀請,來參加了這次晚會,換上了粉絲蕾絲的小晚禮服,圓頭小牛皮鞋的鞋與地面敲出了噠噠的悅耳聲響,只是……她不是在跳舞,純屬是安保不讓她進。

    “很抱歉小姐,這里是私人場所,如果您是應邀參加派對,請聯系您的受邀者,如果沒有,請您離開。”

    總是會有莫名其妙的女人想湊過來釣凱子,所以安保并不相信她的話,而且這五短身材的女人在西方人眼里確實跟小蘿卜頭子似的,沒啥吸引力,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安保帶點小傲嬌的四十五度角仰望起了路燈。

    西方人平均身高據調查在一米七五左右,能當上安保的至少要在一米九以上,這種龐然大物給了王梓萱不小的壓力,畢竟抬頭跟人說話,跳起來只能踹到人膝蓋的感覺確實不是很美妙,她只能老老實實的走到路邊,把pinko包護在肚子上,給陸澤打了一個電話。

    一個電話,沒接,她有點慌,兩個電話,沒接,她有點著急,三個電話沒接,她想回去了,第四個電話,有人接了,但卻說著一嘴的英語。

    “你好,陸澤沒帶手機出去了,等他回來我會轉告他,就這樣,拜拜。”

    “等一下!”

    米奇語速很快,根本沒給她說話的機會,見他要掛電話,她急了,聲音大了點,有些心虛的回頭望了門口的安保一眼,生怕安保把她當狗仔給揍一頓,見安保沒看她,這才松了口氣。

    “又干嘛?”

    “我是陸澤的經紀人,今天剛到英國,受他邀請來參加晚會。”

    冰袋被隨手扔在桌上,把兩個染血的棉團從鼻孔拔出,摸了摸鼻孔,確實沒有血了,米奇所有所思的笑了笑,拍了拍肚皮,啪啪兩聲!

    “女的?哈哈哈哈,我知道了,老實在門口等著,別玩手機,不然安保可不管你是男是女,要是被當做記者,肯定先揍你一頓,再把你手機砸了,我馬上出來。”

    出了房間,蹦蹦跳跳走出別墅,看的旁人有些納悶,剛才被陸澤使用暗器砸成那個死樣,如今滿血復活了,像個狗似的嗒嗒跑出去,鬼知道他經歷了什么。

    走出院外,他還真就看見了一女的老老實實的站在門口,起初他笑了兩聲,覺得這女的有點傻,但笑過之后,便沒有了任何興趣。

    圍著她轉了兩圈,大拇指抵住下巴,米奇打量著她,納悶的問了一句:“你成年了?”

    “我是九五年出生的,有問題嗎?這位先生。”

    “沒,就是看不出來,只看出來你有點蠢,跟我走吧,咱們進去。”

    西方人語氣普遍比較自信,沒華夏人那般謙虛,而米奇更是稱之為自大也不為過,他不介意在陸澤面前出洋相,不介意被陸澤當做笑料,因為他認為陸澤跟他站在同一高度,他們是一類人,但在他人面前,他仍然高傲,就像他曾經對待難民,像是對待狗一樣。

    而王梓萱進了別墅后便打了個哆嗦,曾經跟在陸澤身邊也算是見了不少的世面,可她真沒見過如此奢靡的派對,畢竟國內玩這套的很罕見,如此的酒池肉林,就算是富家公子,絕大部分也不會這么招搖。

    見到依靠池邊托起胸口的模特,再對比起身材平平的自己,兩者之間的差距就像是成人玩具和芭比娃娃一般巨大。

    但她沒有羨慕,更沒有嫉妒,因為她看到了這幫模特在水中泡出發白褶皺的手指,如此的生活,將心比心,她們真的不一定會快樂,她只是擔心陸澤在這種環境下會學壞了。

    “給我一瓶啤酒,一瓶果汁,謝謝。”

    侍應給了米奇所需,他就帶著王梓萱坐在泳池邊,觀賞著美女,心里想著事情,說實話,他看不上王梓萱,因為一個字,嫩。

    他知道王梓萱跟了陸澤七年,但那又怎么樣?如今陸澤對于經紀人的挑選必須要謹慎,而王梓萱呢?在他眼里明顯是不合格的。

    朋友的朋友對他而言不一定是朋友,朋友的優秀朋友才是他的朋友,他喝了酒,有點控制不住想要逾矩,但他也知道,這是陸澤的選擇,而他,沒有權利幫陸澤做出選擇,他能做的,只是勸說,而非強制。

    不過……他也可以讓她知難而退,歐美的娛樂圈,真的沒那么好混。

    “弗朗西斯的經紀人談判你知道吧?手腕真的很高超,四年一點五個億簽下了彪馬代言,這可是遠超弗朗西斯該有的身價。”

    “杰森的飆車事件,處理的非常好,經紀人的淡化處理做的非常到位……”

    “布蘭妮的緋聞男友你知道嗎?據說挺丑的,不知道布蘭妮怎么看上的他,事發之后脫粉情況也很嚴重,她經紀人完全就是個傻逼……”

    要說這是旁敲側擊,很顯然,并不是,但他也沒攻擊這個一米五出頭的女孩,只是一直聊啊,聊啊,聊到她眼中沒了神采。

    “你很可愛,不要去管其他人的審美,我不是老外,我父親是華夏人,我也是華夏人,我只是出生在英國而已,所以我說的是真的,但我想說的是,在歐洲,越可愛的人,生活就越被動,我們只能讓自己兇一點,讓自己壯的一點,或者……讓自己更符合他人審美一點,我們才能活的主動,但你可以做出改變嗎?可能我說的有些言重了,你是陸澤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該去鼓勵你,而不是去否定,總之,我很期待你的改變,因為不改變,懦弱會被人連骨頭帶肉被吃掉,算了,不說這么多,利物浦歡迎你的到來。”

    兩人碰了杯,沒說話,米奇朝著身材最靚的模特吹了聲口哨,這位美女也回送了秋波,只是……看著陸澤從后院走了出來,米奇的臉色就猛的變的通紅。

    “狗賊!拿命來!”

    人字拖被甩到一邊,被臺球砸哭的糗事讓他更加憤怒,彎腰悶頭朝著陸澤沖去,只是……他想的有點多,就算陸澤沒有系統人格的幫忙,他也是學過拳擊、散打、柔術、泰拳等一系列拳術的。

    摟住米奇的腰,猛的一抬,在他人瞠目結舌中,陸澤直接把米奇大頭沖下扔進了泳池中,見米奇從泳池中掙扎的站起來,陸澤這才拍拍手,坐在了王梓萱身邊。

    “我手機落屋子里了,沒接到你電話,米奇帶你進來的?”

    “嗯……”

    “他沒說什么過分的話吧?”

    王梓萱搖了搖頭,因為米奇確實沒有對她進行人身攻擊,只是出于對自己的弱小,她本能的感到了郁悶,兩人沒說話,陸澤拿過一瓶啤酒安靜的喝著,看著米奇與那位模特摟摟抱抱,突然,耳邊傳來了言語,比蚊子聲大不了多少,但語氣卻很堅定。

    “陸哥……我會努力的。”

    “好,那就加油。”

    “……”

    “ps:推薦一本好py的書,挺搞笑的玄幻無敵類爽文,《我養的寵物都是神》,我已經在追讀啦!鎖定舔狗白浪(非錯字),我們本章說中見!最后,一句遲來的祝福,中秋節快樂!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嘛,不耽誤,不耽誤,我們生活在同一片月光下!”

六码复式老方